铁皮西瓜 - 第二十章 帮忙 我的物种又变了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刘熊突然推开了门,吓得李四九立马一扑坐在床上去,宋攻玉不动声色的站在了李四九的身边,挡住身后躺着的人。

    刘熊一推开门便面对两个正襟危坐的人,不由得一愣:“……你们这是?”

    “哈哈哈,”李四九干笑两声,“没什么,我们在讨论怎么救我家的猫猫呢。”

    刘熊挠了挠后脑勺,似乎有些怀疑,视线从李四九的身上转到了宋攻玉的身上,但到底没多说什么,只“哦”了一声,开口:“老宋,外面有人点名道姓让你看,你去一趟?”

    “好。”宋攻玉淡淡点头,将自己的白大褂扣子系好,用威胁的眼神望了一眼李四九,这才往外去了。

    房门被阖上,李四九才猛地松了口气,欲要扭头去看苏则谦,却不料脖子突然一紧,一只手居然猛地掐了上来,李四九一口气憋在嗓子眼,差点呛咳出来。

    苏则谦的声音极低的响起:“你是谁?”

    李四九也没骗他,诚实的回答:“李四九。”

    脖子里掐着自己的力度顿时大了不少,李四九猛地抬起手攥住苏则谦的手腕,结结巴巴的出口:“你还,想不想见、见到绿芙了!”

    “什么意思?”

    苏则谦猛地松了手,一把揪住她的衣襟往自己的方向一带,往日里温润的眼神此刻幽深阴鸷,令人心底不由自主的发寒。

    李四九揉了揉自己的脖子,估摸着肯定已经被这人掐得出了痕迹,只此刻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立马开口道:“我会争取让绿芙和你团聚,但你必须要给我时间,可以么?”

    “你在耍什么花招?”苏则谦冷冷的看着她,一字一顿道,“你不过是个人类,你得知道,不管你耍什么花招,我都随时随地能够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这我当然知道,”李四九翻了个白眼,“但你也不要忘了,现在绿芙在我们手里,你如果敢轻举妄动,她也随时都有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你——”

    苏则谦猛地站起身来,脸色极度难看的指着她,半晌都没说出更多的字来。

    李四九特别温和的笑了笑:“放心,我们也算是朋友,对吧?朋友是不会欺骗你的。你大可以放下心来,我会尽力帮你的。”

    “当真?”苏则谦怀疑的看着她。

    李四九耸肩:“你信也好,不信也好,现在不是只有信我这一条路了么?”

    苏则谦冷冷的看着她,半晌后,方才咬牙切齿的点了点头:“你最好不要玩任何花招!”

    宋攻玉那边的事儿处理结束后,有些疲惫的捏了捏自己的眉角,将白大褂脱下来:“今天就到这里。”

    刘熊应了一声:“行,那我就先下班了。”

    他说着去拿衣架子上挂着的大衣,一边换衣服一边开口道:“老宋啊,你闲下来的时候也多点娱乐活动,别每天都窝在你那房间里,有什么意思啊?”

    宋攻玉不说话,刘熊就继续多管闲事道:“要不然你去谈个恋爱得了,长这么大了还没谈恋爱,你这张脸走出去,说这种话都没人信……要不是我跟你这么多年老朋友了,我也不信。”

    “你最近的话很多。”宋攻玉将白大褂叠好放到一旁,懒洋洋的看他一眼,“在这里说我,自己怎么不去找个女朋友?”

    刘熊乐了:“得了吧,就我这样还找女朋友呢,不孤独终老就算好的了——”他说到这里,往休息室的方向看了一眼,压低声音,“哎,我觉得,那姑娘就挺不错的,有爱心,长得也不差,关键是你跟她对上的时候会被她惹得生气——”

    宋攻玉嘴角微抽:“这算是什么理由?”

    刘熊双手环胸,特别认真的说到:“毕竟你面对任何人都是一样的表情,戴一样的面具,就算是再怎么生气也是淡淡一笑,只有她能惹得你脸黑——这样还不能证明她是特别的?”

    宋攻玉没说话。

    刘熊继续道:“你这不食人间烟火的家伙,就该尝试一下谈恋爱是什么滋味!”

    宋攻玉只散漫的扯了扯嘴角,并未放在心上。

    谈恋爱是什么滋味?不就是自己折腾自己的滋味么?

    久的不说,单说这苏喃和绿芙,为了一段莫名其妙的爱情,足足折腾了自己和对方一千年,他可没有自虐倾向,也并不认为自己会为了一个女人做到如斯地步。

    若是如刘熊所说,将他谈恋爱的对象的脸代入李四九……宋攻玉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那个女人……还是算了。

    他宁可自己孤独终老。

    刘熊见他一副冥顽不灵的模样,倒也没再继续多说,只叹了口气:“哎,到底什么时候你才能石头开花呢?”

    “赶紧走。”宋攻玉有些嫌弃的皱了皱眉头。

    刘熊笑了两声:“行,那我先走了,明天再见。”

    宠物医院的房门阖上,外面的风雪声便被隔绝了,屋子里只剩下钟点滴答滴答的脆响,宋攻玉换上自己的黑色大衣,正欲往休息室去,已经醒过来的苏则谦却推开了房门,面无霸气的往外走来。

    宋攻玉眼神一凛,眼看着就要动手,苏则谦的身后,李四九猛地扑了出来,挡在了苏则谦的身前,急道:“——别动手!”

    宋攻玉眉头微皱,但手里的动作却迟缓一二。

    李四九眼珠子一转,笑嘻嘻道:“事情又不是没有转圜的余地,我们再商量商量,有没有第三种可能性嘛……”

    宋攻玉面无表情:“没有。”

    “你——”李四九咬牙切齿,“你就不能配合我一下!”

    她话音刚落,身后苏则谦的手又盘了上来,掐住她的脖子,李四九几乎快翻白眼,真当她李四九的脖子是掐来玩的啊!

    而这一次宋攻玉也在场,脸色蓦地一变,眼看着就要冲上前来,李四九狠狠一咬牙,踩了一脚苏则谦,苏则谦吃痛立马就松开了手:“你干嘛——”

    李四九揪住苏则谦的领子往上一提:“你——特么的给我老实点,别总折腾我这脆弱的脖子!”

    说罢,又扭头看向宋攻玉,气势汹汹:“你——”

    她这句话没来得及说完,便发现宋攻玉的脸色又沉又黑,阴鸷到了极致,立马一口气呛在喉咙,半晌才偃旗息鼓的道:“你就不能让我自己来解决这件事么?我才是钥人,我自己的命我自己知道珍惜。”

    宋攻玉脸色难看,神色莫测的看着她。

    李四九莫名有些心虚,但还是硬着头皮道:“我也没说要让你来帮我……”

    李四九这句话说出来,自己都觉得自己不要脸。

    明摆着的得了便宜还卖乖,分明每次都是因着宋攻玉的帮忙她才能虎口脱险,如今却为了帮自己的敌人,对宋攻玉说出这样的话来。

    换位思考一下,李四九觉得自己如果是宋攻玉,肯定心都碎了。

    话刚出口李四九就觉得后悔,但泼出去的水也收不回来了,李四九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宋攻玉往后退了一步,竟一句话都没说,扭头就走,李四九忙冲上前去一把握住他的手腕:“那什么,我也不是那个意思,就是想让你们双方冷静一下……”

    宋攻玉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推开了李四九的手,淡淡道:“既然与我无关,我就不多管闲事了,要如何,由你们自己去吧。”

    “我……”

    宋攻玉哪里还听她解释那么多,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自然扭头便走,站在门口甚至还回头说了一句:“记得关门。”

    李四九怔怔的看着他。

    宋攻玉又补了一句:“如果我明天来少了什么东西,就找你赔。”

    李四九:“……”我真呸了!

    李四九跟宋攻玉闹了个不欢而散,却还要头疼苏则谦的事情该怎么解决,总不能就这么一直拖延下去。

    而她除了自己是钥人,除了知道有个第三世界之外,什么都不晓得,不由得一阵头疼,总不能就这么放任不管了吧?

    即便她放任不管,苏则谦也不能放过她。

    李四九只好往后无尽拖延。

    将苏则谦给哄走了之后,李四九头疼的回家,原黎正一边看电视一边撸狗,大熊的脑袋都快被她给撸秃了,听着动静她抬头一看,问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已经晚上九点多了。

    李四九一看手机,才发现原黎给自己打了无数个电话。

    李四九正要编个理由开口解释,原黎就猛地举起了大熊的爪子晃了晃,笑得一脸不怀好意:“不用解释,我知道你去干嘛了——你怎么没在外面通宵呢,嗯?”

    脸一黑,李四九“啪”的一巴掌拍到原黎的脑袋上去,道:“都什么有的没的!我跟苏则谦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不是我想的那种关系,那是什么关系?”原黎摸着自己的下巴,一脸奸笑,“你跟他呆这么久都干嘛去了?老实给我交代!”

    李四九总不可能告诉她是打架去了,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原黎立马笑了:“别解释了,解释就是掩饰!”

    李四九头疼,盯了原黎半晌,才道:“跟他真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我跟他谈人生去了,他有喜欢的姑娘。”

    大概是李四九的神色太过于认真了,原黎立马一愣怔:“什么?”

    “嗯,”李四九点头道,“所以他真不是喜欢我,只是我跟他喜欢的那个姑娘长得有点像而已……”

    其实还真不像,李四九同绿芙比较简直是天差地远,不过她也只能拿出这么个理由来。

    “什么!”原黎立马拍案而起,“他拿你当替身?!这什么混蛋,我这就去找他要个说法!”

    李四九连忙拉住她:“行了行了,我跟他都已经说透了,还去要什么说法。”

    原黎狐疑的看着她,得了李四九的一再点头,她才施施然坐下来,只不过嘴里仍然嘟囔着骂苏则谦的话。

    李四九一边觉得感动,一边又觉得好笑。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