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皮西瓜 - 第十九章 选择 我的物种又变了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宋攻玉静静的看著她,顿了片刻,方才抬起手,晃了晃手中的物什,那是一枚暗红色的玉佩,上面似乎刻着龙凤,便是之前被鱼线吊着的那一枚,此刻那鱼线却已经没了。

    虞苑懒洋洋的瘫在沙发上:“放心,你已经没有性命之虞了,那小狐狸已经被宋主使放到了龙佩里,也得多亏了他,才能把你的灵魂同她的灵魂割裂开来,要是再晚一步,你就不存在了。”

    李四九抿了抿唇,怔怔的看一眼宋攻玉,才很低的说了一句:“谢谢。”

    宋攻玉眉头轻蹙,似乎在想些什么。

    虞苑这才察觉到屋子里的气氛有些奇怪——没有那种大难已过的轻松,反而这两人神色里都写满沉重,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也无人打破沉默。

    这沉默不晓得持续了多久,才被突然推开的医院房门给破坏掉,带着风雪的刘熊从外面走进来,丝毫没有察觉到空气中奇怪的气氛,开口道:“哎,大白天的,老宋你怎么把门关了,不做生意了么?”

    三个人都动起来,宋攻玉将一旁的白大褂往身上穿,虞苑瞬间幻化为一只黑色的猫,李四九一把将猫搂入怀里假意要看。

    刘熊迎上来扫了一眼:“这猫看着挺健康的,出什么问题了?”

    “……”李四九清了清嗓子,“穿得太少,有点感冒。”

    刘熊:“……?”

    “你去忙你的,这边有我。”宋攻玉立马上前来打圆场,顺手从李四九的怀里接过猫,轻轻的摁了摁她的背部。

    黑猫顿时发出一声惨叫。

    刘熊道:“暗伤啊?”

    “嗯。”宋攻玉淡淡的应了一句。

    刘熊这便不开口说话了,将铭牌挂在身上后往屋子里走去,李四九望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也不知道是哪里上来的冲动,突然就开了口:“刘医生——”

    “什么?”刘熊扭过头来,脸色看上去有些不太好看,眼底发着青不说,脸上分明写满了疲惫和劳碌。

    “那个……”李四九咬了咬下唇,到底还是问出了口,“你的橘猫——怎么样了?”

    刘熊呼吸有一瞬间的凝滞。

    他怔怔的看了一眼李四九,兴许是脑子里闪过了太多的片段,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具体开口回答。

    直至时钟突然响了一声,显示已经是下午三点,他才很淡的笑了笑,脸上的憨厚去了些许,道:“什么橘猫?”

    他的声音极低,看上去似乎一点也不难过。

    李四九一愣:“就是……就是你以前养的那只啊,叫做小丫的橘猫。”

    刘熊也愣住了,看向宋攻玉:“老宋,你说的?”

    宋攻玉抱着黑猫往休息室里走,却没说话。

    刘熊便自顾自的开口,嘴角的笑容有些淡:“那只猫啊,早几年就走了,如今也不晓得在什么地方,不知道过得如何……希望她能大鱼大肉吧。”

    李四九犹如当头棒喝,不由得怔住:“可是前段时间她分明……”

    回来过。

    最后三个字,当接触到刘熊那双略显茫然的眼神时,被她不知不觉的咽了下去。

    虽然不知道刘熊为什么忘,如何忘,又是怎么忘了的,但李四九知道,自己就当做什么都没看到没听到,才是最好的法子。

    刘熊若是再一次承受失去的痛苦,恐怕会更让他难以接受。

    李四九在心里大胆的猜测,兴许,便是宋攻玉让他忘了的。

    最后李四九笑了笑:“是啊,希望你的橘猫可以过上好日子。”

    苏则谦被宋攻玉藏在休息室,李四九在外面拖住刘熊没让他进去,等到这人开始处理其他的宠物时,她才偷偷摸摸的溜进了休息室。

    苏则谦仍然没醒过来,双眸紧闭着,似乎梦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李四九想,兴许是那遍山的火光,几乎将整片天空都染成了火烧云的颜色。

    宋攻玉见她进来,只淡淡扫了一眼,别的什么也没说。

    李四九只好主动开口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置他?”

    黑猫的背被缠了一圈,此刻趴在床上,懒洋洋的说到:“这人不大好处置啊,说他是妖吧,人又是正经的人,可说他是人吧,他又是活了一千年的老不死的……”

    宋攻玉站起身,垂下的眼神落在掌心的龙佩之上,眉头轻轻蹙起来。

    李四九往前一步:“那什么……其实,他们俩也挺可怜的。”

    李四九始终忘不了,记忆里出现的最后一幕混乱,那一幕里东西纷杂,实在是太多,多的她有些记不住,可那种感觉,却宛如刻入了她的心底一般,如何也消散不去。

    她记得最清楚的,就是绿芙的一席白裙,被火一瞬间烧到尽头,而她那张惊艳绝伦的脸,波澜不惊,宛如承载着万年飘零悲痛。

    可她什么都没说。

    纵然她的狐心被挖了出来,纵然她被全族人背叛,纵然圣上取到狐心之后,又下令剿灭整个狐族,甚至放火烧山,她自始至终,都波澜不惊的看着这一切。

    只唯独在听见那人喊她的名字的时候,她回头看了一眼。

    可是什么都看不到。

    眼前只有火,遍山野的火,不住的往上烧着。

    似乎永不休止。

    黑猫惊讶的声音响起来:“天,李四九,宋主使跟我说你很麻烦你很蠢,我还不信,现在……你不会要告诉我,你心软了吧?你忘了那只小狐狸是怎么在你身体你折腾你的了?”

    李四九先是一愣,紧接着咬牙切齿的看向宋攻玉:“宋攻玉你都在背后嚼我什么舌根了!”

    宋攻玉挑眉:“难道我说的不是实话?”

    李四九:“……”还真是第一次看到嚼舌根被发现之后还如此淡定的事主,李四九不由得头上掉下三根竖线。

    而一旁的黑猫懒洋洋的挠了挠自己的脑袋,道:“我不管你们打算怎么处理苏则谦,总而言之,这位绿芙我就带回第三世界了,对了——”

    黑猫虞苑笑嘻嘻的看向宋攻玉,喵喵的撒着娇:“老宋啊,你看,反正你今年的业绩早就已经够了,我还差好几个呢,这只狐狸,你就让给我,如何?”

    虞苑说话间化作人形,竟以人的状态在床上爬来爬去,极尽诱惑。

    宋攻玉目不斜视:“拿什么交换?”

    虞苑一咬牙,扑上前来,一口咬住宋攻玉的脖子:“大不了人家以身相许嘛!”

    她说话含糊不清,声音软软糯糯,就连同为女人的李四九心底都升起一股冲动来,不由得仔细去看宋攻玉的神情,却见对方眼神波澜不惊,淡淡道:“不。”

    李四九心中一阵爽。

    虞苑黑了脸,松开了嘴:“大不了拿我那陈酿来同你交换!你觊觎好久的那女儿红。”

    “成交。”

    宋攻玉微微挑眉,露出满意的淡笑来。

    虞苑几乎恨得咬牙切齿,道:“龙佩给我,我拿回去交代!”

    那龙佩在他们的第三世界想来是个十分重要的存在,不然虞苑就不会在龙佩现身的时候询问宋攻玉是从何处偷来的。

    不过在虞苑这句话出口之后,宋攻玉却十分自然的将龙佩扔到了虞苑的手中,没有丝毫犹豫。

    李四九不由得在心中琢磨,这两人的关系肯定是不错的。

    虽然还没有到达情人的地步,但多半是友人至上情人未满了。

    李四九莫名觉得心里有点酸。

    虞苑将龙佩往兜里一塞,扭过头来看向李四九,奇怪的笑了笑:“那我先走啦,小姑娘。”

    李四九一愣,抬起手挥了挥:“……再见。”

    虞苑不过一动,便倏忽消失在视线之中,跟宋攻玉之前离开的场景简直一模一样。

    看着床上昏倒的苏则谦,李四九又开了口:“那他……”

    宋攻玉眉角微抽,似乎也觉得苏则谦的事情极难处理,便在床边坐下,沉吟片刻,李四九很想给他说几句好话,但见宋攻玉的这般动作又很不好意思。

    若是宋攻玉和虞苑没为此事费心,她大可以不追究苏则谦,可是苏则谦不仅让宋攻玉费心,还伤了虞苑,怎样处理就由不得她了。

    半晌之后,宋攻玉才微微抬头,道:“你觉得呢?”

    李四九咽了口唾沫,挣扎片刻,才开口道:“其实……他们俩也并未造成什么实际上的损害,要不,就随便揍一下扔回去得了?”

    宋攻玉眼神微眯,透露出几分意味深长来,顿了顿,才道:“舍不得?”

    “啥?”李四九有些不太懂他的意思。

    宋攻玉语气淡淡的:“之前你不是把他当成交往对象在相处么?”

    李四九:“……”几乎是瞬间,李四九的脸红就以爆炸的方式在脸蛋上氤氲开来,一种难堪的感觉甚至让她有些不敢看宋攻玉的眼神,片刻后她才咳了两声,道,“没有的事儿,你想多了!”

    紧接着,她又先发制人,饶有兴趣的看向宋攻玉:“宋先生,你这么在乎我把谁当成交往对象干什么?难不成你吃醋了?”

    宋攻玉动作一顿:“我?吃醋?”他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眼底的笑意泛开了,“李小姐,幻想也要切合一下实际。就是全天下的女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对你感兴趣,这一点你大可以放心。”

    此时的宋攻玉哪里能想到,人生就是一个啪啪打脸的过程,即便是主使也不例外。

    而李四九更是被宋攻玉这句话羞窘得无话可说,半晌才吐出一句话来:“那我还想说就算是全天下男人死光了我都对你不感兴趣呢!”

    这句当然是假话。

    事实上,李四九觉得,若是能勾搭上宋攻玉做男朋友,简直是上辈子修了福气。

    虽然宋攻玉说话不大好听,看上去很是冷漠,但光是这张脸,就足以让女人们趋之若鹜了。

    刚好,她李四九也是一个实打实的颜控。

    不过这种情况下嘛,当然是要嘴硬一些的,千万不能落了下风。

    宋攻玉冷笑一声:“给你两个办法,第一个,消除他的记忆,取走他的狐心,让他生老病死,生死由天。第二,现在就死。”

    最后四个字,对方面无表情的说出来,李四九不由得一个寒颤,迟疑半晌才开口:“……没有第三个选择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