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皮西瓜 - 第十四章 记忆 我的物种又变了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原黎陪叶东去结账的间隙,李四九干脆开口道:“要不待会儿我把你的衣服和吊坠给你送过来?”

    平心而论,李四九觉得自个儿的钥匙吊坠若是在别人手中,她肯定会非常担心,恨不得立马将其取回来,所以苏则谦不怎么担心,李四九反而一直惦记着这件事。

    苏则谦一怔:“不用这么麻烦,那吊坠于我来说也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丢了也就丢了。”

    丢了也就丢了。

    这六个字落入耳中的时候,李四九只觉得身体微微一荡,眼前竟似急速过了一截儿过山车般,梦境里连绵起伏的山脉和女子挺直的背脊的眼前一闪而过,那颗很浅的泪痣似乎经过岁月锤炼变得极深起来。

    直嵌入了心中去。

    莫名的慌张几乎攥住呼吸,李四九下意识的开口:“不重要?”

    这三个字多多少少带了点质问的意思,语气不太好听,说完连李四九自己都微微一愣。

    苏则谦更是奇怪的看着她:“自然不重要,这吊坠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我身上来的……丢了也没关系。”

    “……”李四九垂下眼,顿了顿后,道,“好吧。”

    人家对吊坠并不在意,李四九也没什么好说的,只得将心里莫名浮起来的浮躁给强压下去。

    结完帐的原黎走近:“聊什么呢?”

    “没,”李四九摇了摇头,“好了?那我们走吧。”

    “嗯。”原黎点头,“我跟男神约了下午去看电影,你们要一起吗?”

    “我还有点工作没处理,”李四九耸肩,“今天晚上就得交稿,得回去赶稿。”

    “行吧,”原黎点头,“那你赶完稿帮我带大熊去看伤哦,我跟宋医生约了下午四点。”

    李四九算了一下时间,下午四点差不多已经赶完稿了,便干脆的点了点头,目送原黎离开。

    由苏则谦送回家楼底,道了别,李四九才匆忙往楼上去。

    这稿子她已经拖了很长时间,眼下已经是最后的交稿日期了,幸好之前多多少少的也画了些,故此眼下只需要再收个尾。

    但不知道为什么,李四九刚一进这屋子,就莫名觉得发困,明明没开空调,室内的温度也比室外要凭空高了好几度。

    勉强将精神高度紧张,李四九在座位上坐下,也没去管屋子里的奇怪之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稿子给编辑在线传输过去之后,李四九才发现自己浑身都是汗,而室内的温度居然已经高得她穿短袖都觉得热。

    什么情况……李四九看了一眼空调,分明是关着的。

    外面零下的温度,在没开空调的情况下,屋子里的温度却高至如此,李四九下意识的一慌,猛地起身往屋外去。

    ——此刻即便是反应再迟钝李四九也明白了,昨儿晚上的那场梦,指不定根本就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梦。

    宋攻玉。

    此刻李四九的脑子里只剩下找宋攻玉这个念头。

    可是,就在她的手刚刚搭上门把手的瞬间,眼前的光景突然全数黑下,她浑身一震,就这般顺着门往下滑去。

    青灯古佛。

    案台上摇曳的灯影在地上洒下一片斑驳,数十个蒲团上都洒满了香灰,独独最中间的一个蒲团上,姑娘半跪着,双眼轻阖,双手合十,似乎正在低头低念着什么,旁人根本听不清明。

    这古佛前除她之外并无旁人。

    也不知时间过了多久,极轻的脚步声突然在耳边响起来,姑娘轻动了动,双眼蓦地睁开,抬头迎向来人。

    方丈是从屋后来的,手上的珠串一寸一寸的往后挪去,神色平静,普度众生。

    “方丈。”姑娘跪下去,头磕在冰冷的地板上,声音清脆,宛如珠落玉盘般动听,“求方丈救我合族性命。”

    方丈站在那里,眼神平静无波的,一寸一寸的自她身上划过去,片刻之后,沉声道:“无力回天。”

    “求方丈救我合族性命!”她仿佛没听到对方下了定论的言语,双腿从蒲团上挪出来,磕在冰冷的地面上,一点一点的朝方丈的方向移动,“我族千万年前深居简出,从不作乱为祸世间,为何要为着所谓的长生之法,平白丢了性命?”

    “玉清寺乃国寺,方丈乃当今皇上最为敬仰之人,绿芙相信,方丈定有法子相救。”

    “人妖殊途,”方丈一直半阖的瞳孔此刻睁大,冷静的看着她,“世人虽平等,但一妖存世,即有数不清的人为此身亡,我为何要救?”

    绿芙紧咬下唇,眼中神色薄弱,认真的看着方丈,仰头而望。

    她的双瞳泛起水光,似在犹豫。

    “师父,”清脆低声入耳,是一直守在一旁的小和尚出了声,“上天有好生之德,为何不肯给她一个机会?”

    绿芙抬头看他,眼露感激之色。

    她双瞳如翦水,姿色妍丽,身体周遭更是若隐若现的浮出暗香,看过来时,像是将全副信任倾注而上,这一幕,教人记了很多年。

    小和尚视线微动,不由得移开,有些紧张的搓了搓手。

    “方丈,”绿芙垂下头,声音略低了几分,声色沙哑,一字一顿,“绿芙愿献出我族至宝。”

    这句话刚刚落了尾音,案台上的白烛突然“啪”的一声炸开来,在半暗的房间内闪过一阵火光,像是突然点亮了一方。

    无人再开口,这沉默仿佛经年。

    小和尚也不敢再开口说话,只一直用余光偷偷觑着她,看她是如何生得如此魅人模样。

    “好,”方丈终于一言定锤,“我可以保你合族性命,至于至宝,你给也罢,不给也罢,不过虚物,但我有一要求。”

    “方丈请说。”

    “以你的性命相抵,”方丈合眼,再不看她,声音冷漠,“魂飞魄散。”

    “方丈……”小和尚瞳孔倏地瞪大了,有些失声,“您……”

    “好。”

    绿芙与他相比,反倒冷静,只不过犹豫一瞬,便定定的点头:“以我一命换数百人性命,已是很值得了。”

    “嗯,”方丈颔首,“你在这院中住上三日,三日之后,我会寻人同你一起出发去找圣上。”

    绿芙微微颔首,起身,迈开步伐,身姿若扶柳般,摇曳而出,步步生莲。

    她往外走去,一举一动皆是风情万种,小和尚不由得看痴了,直至方丈清了清嗓子,他才受到惊吓一般,蓦地收回了视线:“师父。”

    “你去跟你三师兄说一声,”方丈道,“三日之后,让他随其一同出发。”

    “可……”小和尚微微一怔,“可三师兄近日忙着礼佛,恐……”

    事实上,他以为这差事恐怕要落到自己的头上。

    这些日子,寺庙里的诸位和尚都是有要事要做的——除了他。

    小和尚睁大眼睛,看着方丈,却只等来对方似警告的一眼,他迅速收了视线,下一刻,方丈的声音淡淡响起:“无论是谁去,你都不能去。”

    为何?

    小和尚很想问这么一句,却迫于方丈威严,不敢出口,只得低头送方丈脚步声离去。

    直到这偌大的房子只剩下他一个人,他才扭头看去,门口露了一小条缝隙,没关严实,刚刚绿芙就是从这里出去的,隐约间还能在鼻尖嗅着暗香。

    她是妖。

    那她是什么妖?

    小和尚不由得在脑子里猜测起来。

    “合族出事,又与皇帝能够牵扯上关系……”小和尚低声呢喃,“莫不是……”

    “狐狸?”

    狐狸!

    一声闷钟似乎在耳边骤然炸开,宛如炸弹爆炸瞬间般,震得耳膜生疼,世界在刹那间摇晃,凭空翻了好几个跟头,李四九只觉得浑身如同被车碾压过一般,心脏更是被狠狠地攥紧了,疼的不像话。

    李四九急促的喘着气儿,不能让自己这痛苦的感觉消减半分,耳边反而响起女子清脆的笑声,说着些什么。

    “你这小和尚,不就是与我亲个嘴么?怎么能脸红成这般模样?”

    “呀,快来让我瞧瞧,你这耳朵,可也是红了?”

    “女施主,此事不可,不可……”

    “我左右也是要死的人了,你就圆我这一个梦又能如何?”

    “你到底叫什么名字?”

    “我……”

    “我俗名苏喃。”

    “苏喃?苏喃。”

    “我若死了,你可千万别忘了我,也别为了我还俗,我死后夙愿只愿你青灯古佛,能惦念我一辈子,都莫要忘记。我是不是太自私了一些?”

    “不,不自私。”

    “我也是愿的……”

    ……

    片段宛如鲜活的一场电影,放了两倍速,在眼前一寸一寸的放过去,到了最后,大火冲天,满山森木都被烧成枯萎,有一道身影在这火光之中逐渐化为灰烬,穿着深灰色长衫的小和尚站在山脚,仰头痴痴地看着。

    鼻尖仿佛仍然萦绕着檀香,木鱼一声又一声的敲着,无人应答,所有的欢愉在刹那间化作灰烬。

    都成了过去。

    他就这么痴痴地看了好久。

    没人能够叫得动他。

    身体几乎快僵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动了动,手指往上一抬,手掌之中,是那小狐狸给他留下的唯一的东西——一小截儿头发。

    是他们办私礼时,她剪下来的,说是这凡尘里一种相伴一生的好办法,可奈何他受了,她也没能留下来,还是走了。

    小和尚后退着,伴随着落下的夕阳,转过身来,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宛如刹那间拨开迷雾一般,他的容颜,逐渐在李四九的视线之中显现出来。

    李四九只觉得一记闷钟猝然响起——

    那张出现在眼前的脸,一直让她看不清楚的脸,此刻却格外的明显起来。

    棱角分明的面容,薄唇,微微下耷的眼角,冷漠的神色。

    这不是苏则谦,还能是谁?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