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青华 - 88.番外三 清宫攻略(清穿)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爱新觉罗胤禛, 清圣祖康熙皇帝四子, 母昭和皇后瓜尔佳氏。”史书上的寥寥几笔,便道出了胤禛的出身,而这也形成了他与前世不一样的一生。

    六岁的时候, 他知道了他的额娘与旁人的不同,那些神奇的心法法术让他惊奇又沉迷。因为他的额娘, 他走上了一条不一样的道路。

    七岁之前,他是额娘宠爱着长大的澄安, 他敢说这偌大的紫禁城了, 再没有一个妃嫔能比额娘更爱自己的孩子了。

    他年幼时,宫里的人都说额娘是宫里最受宠的人, 皇父也经常来景仁宫,那时候, 除了太子二哥,或许他是最经常见到皇父的人了。可是他却隐隐感觉到额娘的心中并没有多少喜悦,不管是皇父来不来景仁宫, 额娘好像都是那样不在意的样子, 仿佛没有什么能打动她。

    但是额娘在面对他的时候, 总是温柔而体贴的,她的眼中总是充满着笑意, 她会带着他一起读书, 也会带着他慢慢的在小花园里散步, 他整个童年, 都是无忧无虑的, 额娘为他营造了一个美好的世界,让他能悠闲的度过他的童年。

    六岁的时候,他开始修炼,还记得他测试灵根的时候,额娘眼中满是惊喜,就是那抹惊喜,让他决定一定要好好修炼,他怎么可能让额娘失望呢?

    六岁便要去上书房了,额娘担忧他既要学习上书房的课业,又要修炼,会吃不消,便整天让人给他做好吃的,送到阿哥所去。可是额娘不知道,那些课业对他来说,就仿佛是印在脑子里一样,根本不用费心,他向额娘说过不担心,但是额娘却依旧会差人给他送东西,他便不再多言了,默默的享受着额娘的关心。

    澄安的生活无疑是让人羡慕的,他有全心全意爱着他的额娘,有爱护他的太子二哥,还有疼爱着他的皇父,甚至就连那些那让几位兄弟头疼的课业,对他来说都是小菜一碟,直到他七岁那年,时不时的梦境让他明白了什么。

    起初只是一些片段,慢慢,慢慢的就连成了一个故事,一个前世的故事。梦中的他是宫女出身的德妃乌雅氏的儿子,一出生就交给了瑾贵妃佟佳氏抚养,十几岁那年,瑾贵妃仙逝,他又回到了德妃身边。可是这个时候德妃身边已经有了他的小儿子十四阿哥胤禵,她所有的慈母心肠都给了十四,而他这个从小不在她身边的大儿子,得到的永远都只是冷漠与疏离。

    后来太子被废,都是皇室阿哥,自然都有野心,便开始最为混乱的九子夺嫡,而他和十四,站在了对立面。

    后来他成为了皇帝,而十四自然成了败寇。即使是这样德妃心里还是只有十四,她屡屡要求他为十四加封,在晋封太后的典礼上拒绝接受册封,将他的脸面在地上踩,甚至说出“钦命吾子承继大统,实非吾梦想所期”这样的话,让他本就倍受老八他们攻讦的帝位越发的不稳。

    那一刻他才知道,原来他的额娘,德妃娘娘,是这样的嫌恶怨恨着他,从那时起,他对德妃便再也没有期待了。

    这样的梦境让他惶恐不安,他不知道这些是不是真的,这到底是不是前世今生,是庄周梦蝶,亦或是蝶梦庄周?他害怕如今的一切都是假的,怕这个爱他疼他的额娘是他的幻想,所以他不敢戳破,但是在日常行事中面对额娘,却多了顾忌。

    但是额娘何其心细,她很快便发现了他的异样。他鼓足勇气,才敢问出那句“额娘可相信前世今生?”

    但是他没想到,事情的真相远远超出他的想象。

    额娘的来历让他惊讶,但是让他震惊的是,原来,前世的他便是额娘的孩子,只是因为乌雅氏的野心,让他们母子都倍受煎熬,难怪乌雅氏厌恶他,原来……

    他说不清心中的滋味,只是知道,额娘不会骗他,想到额娘一笔带过的经历,他知道一定不会是什么好的回忆,他曾经对乌雅氏的冷漠如今全成为了恨意,只是乌雅氏早就死了,他只能更努力的让额娘开心,弥补曾经的缺憾。

    胤禛的前世亲缘淡薄,父母兄弟皆凉薄,今生他却拥有了曾经想要的一切,皇父的喜爱,额娘的关怀,兄弟的亲近,所以他很满足。前世的最后十三年太累了,这一世,他再也不想成为帝王了,最适合那个位置的,还是太子。

    额娘说她要离开的时候,胤禛的心中有一种果然如此的尘埃落定之感。虽然额娘不想让他参与到后宫之事中,但是这些年她和皇父之间的种种,他都看在眼里。额娘不开心他也知道,所以即使知道额娘的离开会让皇父伤心,他却依旧同意了额娘的离开,因为那是最爱他的额娘,他不愿她不开心。

    额娘走后,皇父的情绪好像都被额娘带走了。额娘生前的那一年,皇父已经不再踏足其他宫殿了,她走后,皇父更是所有心思都扑到了政务上,而他前世那些十四以后的弟弟,都没有了出生的机会。

    大清在皇父手中越来越好,走上了与前世截然不同的道路。太子也越来越像皇父,不仅没有了前世的浮躁,更是多了一份仁心,他的那些兄弟们,也被皇父派到了适合他们的位置上,发挥他们的能力,建设大清。

    四十三年的时候,皇父突然宣布要退位,要将皇位禅让给太子,这个消息让整个朝堂的人都震惊了。虽然知道太子是板上钉钉的未来新皇,但是皇上如今身上康健,怎么会突然传位给太子?

    太和殿里,胤禛看着皇父即使不显老态,却孤寂的身影,忽然明白了。或许皇父早就想退位了,只是大清的责任在他肩上,他不能轻易放下,如今大清的路已经铺好了,他也可以功成身退了。

    皇父离开京城的前一夜,曾经传召他去乾清宫,那个时候他才知道,原来皇父早就知道了额娘没有死,只是按捺着自己,不然让自己去打听。如今他抛下了一切,没有了束缚,自然可以去寻额娘了。

    胤禛最终还是选择了告诉皇父额娘的下落,或许是皇父这些年的隐忍让他感动,又或许是皇父抛下一切的做法让他震撼,他告诉了皇父额娘的下落,一切的选择权都在他们手中。

    他依旧不明白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但是他想,这样的皇父,也许能给额娘她想要的。

    想起之前他每年去江南探望额娘和皇父时,他们悠闲安然却又温情的生活,胤禛轻轻笑了。

    “爷,宫里来人了。”苏培盛的声音在书房外响起,打断了胤禛的思绪。

    胤禛站了起来,理了理衣服,走出书房,就看到苏培盛正和宫里的公公说着话。

    见到胤禛,那名公公连忙行礼,毕竟宫里人都知道,雍亲王是皇上最亲近看重的弟弟,他们自然不敢摆谱“奴才参见雍亲王,皇上让奴才给您送来了新进的武夷山大红袍。”

    “公公免礼,本王这就和公公一起进宫谢恩。”胤禛面色沉稳。

    “王爷留步,皇上说了,不用您进宫谢恩,您只要喜欢就好。”那名公公满面笑容的说道。

    胤禛沉吟片刻,舒展了眉头“有劳你走着一趟了。”

    一旁的苏培盛拿出一个荷包,递给宫里的公公“多谢公公,请您拿去喝茶。”

    送走宫里来的人以后,胤禛拿起精巧的檀木雕花盒回了书房。

    看到盒中两罐清香馥郁的大红袍,胤禛叹了口气,眼中却是染上了笑意。这带着兰香的大红袍最是珍贵,每年不过几两,也全进贡了皇宫,看着青瓷罐子的大小,皇兄估计是把所有的都送过了。

    他喜欢喝大红袍,之前皇父在时,是他将这些贡品给了他,如今皇兄登基,依旧是这样,虽说皇兄更喜欢龙井,但是这份心思也是难得。

    从小到大,皇兄对他一直十分关怀,即使如今成为了帝王,这份关怀也没有消失,宫里有什么新奇的东西,都会给他送一份。

    他如今心性淡薄了许多,在朝堂上也寡言少语,可是皇兄依旧包容着他,让他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胤禛轻轻合上檀木的盒子,手指轻轻的摩挲着盒子表面精致的花纹,向来清冷淡漠的脸上多了几分笑容。

    他这一生,何其有幸!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