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青华 - 87.番外二 清宫攻略(清穿)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东方既白, 白露未晞, 微微深蓝的天幕上,依稀还有几颗明明暗暗的星子。

    空气里还带着淡淡的凉意,整个京城都处在安静之中, 只有挂着标志的各府的马车陆陆续续的向紫禁城而去。

    太和殿外的钟楼上,蟠龙钟厚重的钟声响过三声之后, 候在太和殿在文武百官陆续走进了太和殿,低垂着眉眼站在自己的位置上。

    “皇上驾到——”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躬身而立的大臣们听到通报, 各自都收敛了心思, 向上首的青年帝王行礼。

    承平帝胤礽看着下首跪着的大臣们,面色平淡, 与当初的康熙越来越相似,低沉的声音响起“众卿平身。”

    大臣们眼观鼻鼻观心的站了起来, 各自站在自己的位置上,这个登基不过三年的帝王身上的威仪越来越重了,有时候他们好像看到了当初的太上皇, 这也让这些大臣们行事越发谨慎了, 毕竟如果皇帝势弱, 大臣们强势一些没什么,但是皇帝强势, 大臣还没有眼色的话, 那可就是找死了。

    况且这位是正统登基, 太上皇禅位, 背后还有太上皇这座大佛, 而不是靠着他们这些大臣上位的,对他们可没有什么情分,没看到明珠和索额图两位相爷相继被皇上整治,如今也老老实实的吗?

    “众位卿家可有事启奏?”胤礽平淡的开口问道,这也是如今每次上朝的例行公事了。

    主管科举的吏部右侍郎向前一步“臣有本奏”说着,吏部右侍郎缓缓开口“皇上已经登基三年,国家清明,政局稳定,臣请开恩科,广纳贤士。”

    胤礽看了眼这个吏部右侍郎,这个是他的人,倒也不蠢,通过他的暗示就知道了该说什么,毕竟如今朝上大多都是老臣,他也想培养一批自己的心腹。胤礽心中想着,面上微微有了一丝兴趣“此事可行,只是不知要派哪几位爱卿来负责此事?”

    听到上首皇上的话,几位负责科举的大臣们都开始自荐,毕竟负责这件事,就是未来朝臣的座师,也多一份人脉。

    胤礽看着这些大臣们争来争去,微微有些出神。

    想来当初皇父也是这样,独自坐在这高高在上的龙椅上,看着下边的人为了利益争吵,而自己则置身事外。

    这种感觉和他当太子的时候不一样,他还是太子的时候,十三岁临朝听政,也是听够了这些大臣们的争吵。可是那个时候,他还算是置身于其中,感触还不那么明显,这些利益之争,让人厌烦,却又不可避免。原来皇父当初就是这样高高在上又冷眼旁观,平衡着朝臣的势力。

    当初皇父突然将皇位传给他,他其实是有些惊慌的,他不知道皇父是不是真的会把这权柄交给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对他的考验。

    可是皇父在他登基典礼的前一夜在乾清宫与他促膝长谈。他才知道皇父原来是真的要放下这些,让他接这走下去。

    他还记得皇父当初面色温和沉稳,就坐在他批阅奏折的御案之后,他说“胤礽,皇父的前半生都交给了大清,兢兢业业,不敢有丝毫的差池,这才将大清治理成如今的样子,如今皇父将这幅重担交给你,你已经是一个合格的继承人了,皇父希望你能带领着大清走的更远。”

    他记得昏黄的烛火映着满室的静谧,皇父低低的与他说“胤礽,你要记住,你将来的每一个决定,都会关系到千千万万的百姓,犯了错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改正,即使是皇帝,也是会犯错的。这个位置太过高高在上,容易迷失自己,你要时刻提醒着自己,为帝者,当为百姓计。”

    他还记得那个从小教他帝王心术,手把手把他带大的皇父说“保成,帝王是荣耀,也是责任,父亲希望你能承受这份荣耀,也能担得起这份责任。”

    皇父真的就如他说的那样,完完全全的将朝政和权力都交给了他,甚至想搬出了乾清宫,到畅春园去住,后来还是被他阻止了,皇父依旧住在乾清宫,而他住在了养心殿,在这里与朝臣议事。皇父真的就完全不理朝政,即使有大臣求见,也从来不见。而他也渐渐安心下来,慢慢的学着成为一个优秀的帝王,他希望皇父永远为他骄傲,而不是后悔。

    皇父只在宫里住了一年,就离开了皇宫,他知道皇父是去做什么了,皇父的心中有一个人,他的后半生,都是那个淡然自若,静好安然的先昭和皇后的,没有任何人能阻拦他。

    胤礽微微回神,就看到下首的大臣因为他的久不开口,而渐渐安静了下来,正老老实实的站着。

    胤礽看了一眼站在首位,穿着一袭亲王朝服的胤禛,就见他安安静静,冷冷清清的站在那里。朝堂上胤禛基本上是不怎么发言的,只有比较重大的事情,他才会开口,往往总能戳中要点。这让满朝的文武大臣们都知道,雍亲王虽然冷漠寡言,但是于政事一道也很精通,让人不敢小看。

    毕竟是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孩子,胤礽对于胤禛的性格十分了解,知道他如今虽然一副冷淡的模样,但是微微蹙起的眉头说明他已经有些不耐烦了,真是他和皇父还有昭母妃把他惯坏了。不过这是他从小看着长大,最疼爱的小四,他也只能继续护着他啊,胤礽默默想着。不得不说脑补真是容易容易造成美妙的误会。

    收回视线,胤礽准备速战速决,他看向安静的朝臣,开口点了几位大臣负责科举之事,这几位大臣都是比较有经验,性格有平直的人,来主持恩科再好不过。

    等到他旨意下来以后,除了领旨的几位大臣,其他大臣都沉默了。胤礽知道他们也没什么事了,便说了退朝,离开了太和殿。

    大臣们也三三两两的离开了太和殿,向着宫门口而去。胤禛也向外走去,身边跟着曾经的五阿哥七阿哥,如今的恒亲王和淳亲王。恒亲王是自小就和胤禛关系不错,淳亲王则是与胤禛同在户部做事,关系也有几分亲近,今日他们两个来找胤禛就是为了邀他出去一聚。

    胤禛看着这两个弟弟的笑脸,嘴角也露出一抹笑意,轻轻点头“走吧。”这一世,他们兄弟的关系都好了许多,再也没有了所谓的九子夺嫡。

    &

    初秋的凉意还不是很重,枝头的叶却也微微开始泛黄,御花园里的花朵依旧艳艳的开着,仿佛要在凋谢之前展现自己最美的一面。

    胤礽批奏折有些累了,便想着出去走走,如今后宫里的妃嫔不多,除了皇!后瓜尔佳氏,便是淑妃大李氏和祺妃小李氏以及几个贵人常在了,毕竟他虽然登基三年,却还没有开始大选,宫里的人少,御花园里也安静,完全没有皇父那时百花争艳的情景。

    信步慢悠悠的走着,胤礽难得放松自己,他什么也不想,就这样慢慢的走着,享受着难得的时光,直到他路过景仁宫门口。

    看着紧闭的宫门,胤礽微微出神,这个自从昭母妃仙逝后,便被皇父封了起来,鲜少有人再能进入。想起年幼时的景象,胤礽淡淡的笑了。

    他是元后嫡子,一出生却失去了额娘,他周岁便被立为太子,但是却从未感受过母亲的关心。

    他从小就和大阿哥不和,皇父更加宠爱的自然是他,大阿哥嫉妒他受皇父的关爱,但是他有时候也会羡慕大阿哥有惠妃这个亲额娘的关心。

    他六岁的时候,已经知道很多事情了,比如他永远不可能有额娘的关心,比如他是太子,与其他的阿哥是不一样的,再比如敏感的感受到皇父对当时还是昭贵妃的昭和皇后的不同。或许是从小渴望关心,他对旁人的情绪很敏感,虽然不明白皇父是什么样的感情,但是他知道那是与后宫妃嫔不一样的。

    所以在年宴上他偷偷的看向买个让皇父有异样的昭贵妃,却没想到被她发现了,她看他的时候眼中微微含着笑意,虽然很浅淡,但是却很真实,是与后宫那些对着他讨好的妃嫔们虚伪的笑容不一样的真实。那时他想,这位昭贵妃可真是个奇怪的人!

    后来昭贵妃有了让他亲近的小四,他往景仁宫跑了更多了,那时他还小,去昭贵妃宫里也没什么,而且只要他的功课完成了,皇父也愿意他的自己的兄弟多亲近亲近,所以他顺理成章的与昭贵妃也熟悉了不少,那时他叫她贵母妃。

    他知道这位昭贵妃娘娘虽然对自己或许没有对小四那么亲近,但是她对他却也无所求,感情很真实。这些真情让他渴望额娘关心的心微微打开了一点。

    直到地动的那一天,昭贵妃一个身姿纤细的女人,却能一手抱着幼小的澄安,一手拉着他,带着他们跑出去。那一刻他是感动的,昭贵妃渐渐和他想像中的额娘重合,在他的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记。

    即使他渐渐大了,知道当初昭贵妃的选择或许有一定的其他考量,毕竟他身为太子,若是在景仁宫受伤,皇父和太皇太后一定不会轻饶昭贵妃,但是他却依旧将昭贵妃当做额娘,因为他知道,即使昭贵妃当初或许有私心,但是她能第一时间拉起他,他就很高兴,况且这些年她对他不说视若亲子,也是真心实意的对他,这就够了。

    所以即使叔公索额图再如何劝他,他也从未疏远过昭母妃和小四,因为他知道,他们是真心待他的,所以他愿意相信他们。

    昭母妃去世的时候,他真的很伤心,他没想到那个淡然的昭母妃会因为后宫的争斗而死,那时他便知道了,后宫里,没有一个简单的人物。后来皇父与他提起昭母妃临终前所说的话,他落下了泪,他没信错人,即使有些对不起他的皇额娘,但是昭母妃在他心中真的就如额娘一样。

    皇父离开京城的时候,他才知道真相,虽然有些被隐瞒的生气。但是他也希望他们会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好好生活。

    胤礽又看了一眼景仁宫的牌匾,转身离开了。

    他相信,皇父他们一定在哪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安然的生活着。而他,也有他的路要走……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