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青华 - 85.曲终 清宫攻略(清穿)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三月春风, 桃李盛开。景仁宫寝宫外的几棵重瓣垂枝碧桃, 灼灼的盛放着, 深红, 淡粉, 纯白的桃花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在微风中轻轻摇曳。

    但是再如何绝美的桃花如今也没有人有心情来观赏了,景仁宫的主人昏昏沉沉, 面色苍白的昏睡着,看不到这嫣然的景色。

    康熙静静的看着床上昏睡的人, 眼眸深处藏着深深的无力。这才不过几日, 康熙就仿佛老了几岁一样, 面色带着疲惫。

    这些日子,舒窈的身体越发的不好,每日里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更多的时候都是这样无声无息的昏睡着,面色苍白,气息轻淡,仿佛一眼看不到就会这样一睡不醒。太医们绞尽脑汁,却依旧没有办法阻止她的生机流失,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舒窈一日一日的衰败下去, 却无能为力。

    这是康熙第一次感到这般无力, 他富有四海, 但是却不能挽留住自己喜欢的女人, 这般的挫败让康熙挺直的背都有些微弯。他一直以为,他还有很长时间,来挽回打动舒窈的心,他可以用一辈子的时间来爱护她,但是原来并不是所有的心想都能事成,不是事事都能如意。

    康熙轻轻的抚上了舒窈苍白的脸,眼中满是疼惜,轻轻叹了口气,康熙伸手与舒窈的手十指相扣,将她的手放在脸侧,感受着有些微凉的温度。

    “朕以为你我还有半生的时间可以纠缠,以为总有一天可以让你放心的把自己的感情交给朕……”康熙轻轻的在一旁絮语,安静的寝宫里只有康熙低沉平淡的声音。

    “朕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便是在这景仁宫,那时的你一袭浅色的旗装,手执一盏宫灯,那样亭亭的站在那里,面容含笑,仿佛远在天边,却又近在眼前,那样令人难以忘怀。”康熙面上带上了笑意,眼神迷离,仿佛在回忆着什么,原来,从第一眼开始她就在他的心上留下的印记。他以为已经忘记的事情却依旧如新,但是他也只能在舒窈昏迷的时候说出这些。

    床上的舒窈纤长的如蝶翼的睫毛轻轻颤动,打断了康熙的回忆,他一直注意些昏睡着的舒窈,停下的言语,注视着她。

    舒窈轻轻睁开眼睛,掩饰住眼底的波动。康熙以为她昏睡着,但其实她并没有,所以听到了康熙的字字句句,舒窈的心里有些感动,但是她却只能辜负康熙的厚爱了,如今她已经停不下来了。

    况且爱情总会被时光消磨光,她不希望将来几十年的岁月里,他们本就不平等的感情,淹没在深宫中,面目全非。或许就这样戛然而止才是最好的,他的记忆里她依旧是最鲜亮的回忆,是他喜欢的人。她的记忆里他也是那个曾经真心爱过自己的帝王。

    而且她的身后事她也安排好了,也已经与胤禛说清楚了,她如今也算是无牵无挂了,只除了——眼前的帝王。

    “皇上……”舒窈轻轻的唤道,声音是长久没有说过话的沙哑。舒窈看向一旁的康熙,面色苍白却又带着几分红润,眼神却是清醒的。

    “朕在。”康熙将眼中的软弱压下,让舒窈靠在自己身上,拿起一旁的茶水喂给舒窈让她润润喉。他这一番动作做的极为理所当然,也是这些日子在景仁宫练出的。

    舒窈低头喝了两口水,眼神看向窗外,窗外的重瓣垂枝碧桃开的正好,枝繁叶茂。

    “桃花开了啊?”舒窈低低叹道。

    康熙让白芷她们进来将茶水换了,把药端上来。然后也看向窗外的桃花“桃花已经开了好久了,等你身子好了,朕带你出去看桃花。”康熙轻轻的在舒窈耳边说道。

    “好,臣妾记住了”舒窈微微的笑了,眼角眉梢带着笑意,轻声细语的说道。

    康熙紧了紧与舒窈交握着的手,眼中有藏不住的悲伤。

    舒窈轻轻的摇了摇与康熙握着的双手,低声开口“皇上不要伤心,我这一生过的很开心,于愿足矣。”

    “开心就好,朕能遇到你,也是幸事。”康熙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舒窈依偎在康熙怀里,轻轻的开口“皇上,臣妾想再看看胤禛,胤禛向来性子清冷。以后没有臣妾,他连一个知冷知热的人都没有了。”舒窈轻轻喘了一口气,又继续说道“还有太子,这么多年,太子对臣妾都甚是亲近,虽然有些僭越,但是太子就想臣妾的亲生孩子一样,臣妾想再见见他们。”

    “好”康熙低低说道,让一旁的白芷去告诉梁九功让他去请太子和四阿哥。又安抚着舒窈“老四是你我的孩子,朕会好好待他,窈儿安心。”

    舒窈微微的笑着,苍白的脸上多了几分血色,仿佛是一抹轻淡的胭脂“臣妾相信皇上。”舒窈的眼神又看向窗外的重瓣垂枝碧桃“皇上,臣妾想仔细的看看桃花,您亲自去折一支好不好?”

    康熙的心中一紧,抱着舒窈的说也紧了几分,片刻他低声说道“好,朕去给窈儿折桃花,窈儿等着朕。”康熙在舒窈的额头轻轻一吻,松开了舒窈,向外走去。

    舒窈倚靠在床边,看着窗外灼灼的桃花微微摇晃,帝王执笔定乾坤的手为她折一支桃花,微微的笑了笑,静静的闭上了双眼。

    康熙挑了一支花开的繁茂的桃枝,折了下来,便急匆匆地往寝宫而去。走到门口,就听到内室里低低的哭声。

    康熙的神色一变,连忙走进房间,拿着桃花枝的手微微颤抖,落了满地的花瓣。

    看着靠在床边安详的闭着眼的舒窈,她依旧是旧时的模样,嘴角还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康熙心中一痛,手中的桃花枝落在了地上,寂然无声。

    康熙三十三年春,皇贵妃瓜尔佳氏薨。康熙帝大恸,悲痛万分,辍朝三日,追封皇贵妃为昭和皇后,亲自写下祭文,在皇贵妃的梓宫前守了三日。

    直到第四日开朝,康熙才离开了景仁宫,但是每日依旧会亲往祭奠。昭和皇后的丧仪十分盛大,甚至比元后任孝皇后的仪制都要繁杂,但是太子没有说什么,文武百官也不敢触康熙的眉头。只是唯一一件让百官提出异议的,却是昭和皇后的灵柩运往何处的问题。

    康熙执意要将昭和皇后的灵柩留在景仁宫,甚至将景仁宫封闭起来。大臣不满康熙的做法,只能日日上书,但是却被康熙镇压了下来,最后各退一步,康熙同意将灵柩运往巩华城,但是景仁宫却是要封起来,不许后人开启。

    终其后世,这个曾经住过一位帝王心上人的景仁宫,再无任何后妃入住。

    时间是猝不及防的东西,晴时有风阴有时雨。

    时间能带走一切让人伤心或欢乐的事情,消磨曾经的记忆,整个清宫都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康熙依旧是那个高高在上,心思深沉的帝王,但是有些事情却是被人默默的怀念着。

    比如已经成为雍亲王的胤禛总会在每年春天告假出门。

    比如越来越沉稳的太子每年的春日都会在景仁宫坐坐。

    又比如乾清宫暗格里,一张被人抚摸过无数次的工笔细致的画像,一身妥帖收藏的石青色常服。

    ……

    康熙四十三年四月初三,康熙的一道圣旨震惊了整个朝堂。

    如今依旧身体健康的皇上竟然下旨禅位给太子?

    康熙的身体这些年一直都很康健,或许是因为舒窈喂了他太多灵泉水的原因,再加上康熙不怎么临幸后宫,养生得体,他如今与十年前并没有什么变化。除了当初由于昭和皇后去世鬓间多了的些许白发,康熙的样貌依旧是三四十岁的样子,完全看不出老态。所以他突然宣布退位,让朝臣们十分不解。

    这些年皇上的行为越发让人琢磨不透,他几乎不再宠幸后宫,后宫中再无子嗣诞生。皇上每日里都沉浸在朝政中,让整个大清都焕然一新,焕发着勃勃的生机。如今大清正蒸蒸日上,皇上却突然决定退位,这让朝臣们百思不得其解。

    圣旨已下,文武百官即使有异议也没用了,只能恭贺新皇。登基典礼以后,太子便成了新的皇帝,这一年的年号依旧不变,在第二年,改元承平,开启了新的时代。

    这是第一次太上皇仍在,新皇便上位的经历,朝臣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对待新皇和上皇。但是渐渐的看上皇完全不对朝政表示看法,有几个与新皇意见相左的大臣,想让太上皇来压新皇,但是却被赶了出去以后,朝臣们也琢磨出味儿来了,自然知道该怎么做了,朝政上也安稳的许多。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悠悠江南,可谓是钟灵毓秀之地。

    三月的春风吹拂着柔软的垂柳,柳条摇曳出曼妙的弧度。

    十年来,大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江南本就是富庶之地,如今也是愈发繁荣。虽说,去年皇上成了太上皇,禅位给了太子,但是这两位都是圣明天子,也都是将大清治理的越来越好。

    三月春色撩人,街上满是外出踏青的行人,甚至还有金发碧眼的外国人行走在其中。但是这么多年百姓已经熟悉了这些外国人,并没有什么惊奇的意思,反而如见到平常人一样。

    大清威名远扬,与不少国家建立了邦交,每年都有许多外国人来大清游历学习,在这江南水乡也不显违和。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

    微曛的春风里,身穿一袭月白色绣花裙衫的女子,鬓间有一支白玉桃花簪,容貌秀美,气质淡然,静静的行走在这满是烟火气的街上。

    凉风有信,蓦然回首,看到了身后愣住的男人。女子微微停住脚步,眼神流转。

    一袭石青色衣服的男人一步一步走到女子面前,四目相对,男子轻轻开口“说好的带你去看桃花,不知如今可好?”

    女子眼角眉梢染上了淡淡的笑意,朱唇轻动“好。”

    江南烟雨,灼灼春色,山水有相逢。

    正文完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