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青华 - 84.红颜 清宫攻略(清穿)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开春的天气还带着些许的寒凉, 淡淡的风吹在身上还会带来几分凉意。

    景仁宫的内室中依旧燃着炭火,整个房间都是暖烘烘的, 淡淡的清香中混杂着丝丝缕缕的药香。

    舒窈面色有些苍白憔悴的倚靠在床上, 即使如今精致的面容上染上的病色, 也丝毫不损她的美貌,甚至还给她添上了几分楚楚动人感觉。

    “白芷,我不想喝,你先端下去吧。”舒窈看着白芷端过来的药,有些无奈的开口。她知道她如今这病不论吃多少药, 都是是好不了的, 有何必再喝这些苦药汤呢?

    白芷看着有些虚弱的主子, 压下心中的担心, 劝慰着她“主子,奴婢知道您不喜欢这些苦药,但是良药苦口利于病,您不能不喝啊。”说完白芷又看了眼一旁装了蜜饯的碟子“奴婢还给您备了蜜饯, 您用完药吃好不好?”

    “喝了这么多天了也不见好, 这次就先放一放吧, 等会儿凉了我再喝”舒窈看着白瓷碗中深褐色的汤药,眨了眨眼睛, 说道。她的病本就不是风寒, 太医用这些治风寒的药自然是没有用的。“最近嘴里苦的很, 白芷你去一杯茉莉花茶吧, 这药等会儿喝。”舒窈淡淡的笑着对白芷说道。

    “药自然是要趁热喝的, 凉了药效就没了,窈儿你又想耍赖不喝药。”康熙在外边听了两句,就听到舒窈又想把药放凉了,她的病拖了这么长时间总不见好,如今又不好好吃药,康熙在心中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走了进来,对着舒窈说道。

    “奴婢参见皇上”一旁准备花茶的白芷被吓了一跳,连忙行礼。

    “免礼吧。”康熙随手摆了摆,坐在了舒窈床边的凳子上,伸手按住了想要起身的舒窈,语气温和“你的病还没好,不要乱动了。”

    “多谢皇上”舒窈微微笑着开口,又有些疑问的问道“皇上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今日不忙吗?”按照舒窈的估计,这个时候康熙应该是在乾清宫批奏折的,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景仁宫。

    康熙伸手帮舒窈掖了掖被子,亲昵捏了捏她秀气的鼻尖,语带宠溺无奈“朕若不是今日突然到来,还不知道你总是赖着不喝药。”说完又端起一旁尚散着热气的药“一直不好好喝药,病情怎么会好?来,朕喂你喝。”

    舒窈有些苦笑,要知道康熙会亲自喂她喝药,她还不如一早就自己喝了呢,最起码她自己喝可以一口就喝完,康熙来喂,那可是一勺一勺的喂,那滋味可不好受,舒窈还想再挣扎一下,商量着开口“皇上,不如臣妾……”自己喝。

    后边三个字还没有说出口,就被康熙打断了“没有不如,来,喝药。”康熙将勺子递到舒窈的嘴边,看着她低头喝下去,康熙才满意的笑了笑。这些日子她的病一直不见好转,太医们也换了药方却完全没有作用,康熙心中本来就隐隐有些不安,这次又撞到舒窈不肯喝药,自然不能由着她。

    一碗药整整被康熙喂了一盏茶的时间,舒窈有些生无可恋的吃下康熙递过来的蜜饯。她之前身体好,一向没有喝过药,这次简直是将这辈子的苦药都喝完了,以前她真的没想到这些药汤有这么难喝。

    康熙看着她淡色的唇,眼中闪过忧虑,只是面上不显,仍笑着与舒窈说话“乖乖喝药病才会好,以后朕每天来监督窈儿喝药。”康熙拿起一旁的帕子擦了擦手,温和而坚定的说着。

    舒窈脸上的笑意几乎要维持不住了,一次都这么难挨,天天?她可真的受不了这隆宠,舒窈有些艰难的保持着笑意“皇上政务繁忙,不用每次都看着臣妾喝药的。”

    康熙抚了抚舒窈披散着的青丝,伸手将她揽入怀中,轻轻叹息“你的病情这样反复,朕心中也着实担忧,好好喝药,早日康复,不要让朕担心好不好?”

    舒窈靠着康熙的胸膛,听着耳边他的心跳声,被子下的手微微收紧,这个承诺,她给不了他。

    幸好这是白芷端着泡好的茉莉花茶走了过来“主子,您要的茶。”才不至于让舒窈陷入尴尬的境地,舒窈默默的在心中给白芷点赞,真不愧是善解人意的白芷。

    康熙微微松开舒窈,但是依旧让她靠着自己,看了眼白芷端过来的茶,青花瓷的茶盏中浅淡的茶汤里漂浮着几朵洁白小巧的茉莉花,花瓣舒展,有淡淡的清香扑面。

    舒窈微微坐直了身子,端起散发着清香的茶盏,眼中有流光微闪,速度极快,连一直关注着她的康熙都没有发现。舒窈嗅了一口茉莉的清香,香气中又仿佛不只是茉莉的味道,轻轻的抿了口茶水,舒窈的嘴脸微微勾起,让她苍白的脸色也多了几分生气。既然有人按耐不住,那就不要怪她将计就计了,又有谁能想到她日日和的茉莉花中被人下了药呢?舒窈目光深邃的看着杯中漂浮舒展的茉莉花,幽幽的想到。

    康熙接过舒窈手中的茶盏,放到了一旁的桌上,与舒窈十指相扣“茉莉性寒,你如今要少喝一些,如果真的喜欢,就等病好了再喝,好不好。”康熙语气温软的劝慰道,就像是安抚一个孩子。

    “多谢皇上关心,臣妾知道了,都听皇上的。”舒窈轻轻的笑了笑,摇晃着他们相扣着的手。

    康熙低头轻轻怜惜疼爱的吻了吻舒窈的额头,抱着舒窈的手又紧了几分。

    康熙三十三年三月份,天气渐渐变暖,可是整个紫禁城却是笼罩在阴云之下。

    即使有整个太医院的悉心照料,轮番伺候,可是病了许久的皇贵妃娘娘的病情却依旧不见好,甚至身体越来越糟,几乎陷入了昏迷的状态。

    康熙对着整个太医院都动了怒,时不时就会有太医被痛骂一顿,可是太医们却束手无策。

    整个后宫的人都被康熙迁怒了,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惹康熙生气,一个个都小心翼翼的。

    启祥宫后殿的王常在听说皇贵妃病重的消息以后,绣着花样的手微微一顿,嘴角染上了笑意,低头掩饰住嘴角的笑意,王常在手上的动作不停。

    一旁伺候着的宫女看着小主这些天有些不对劲情绪,心中有些不安,却不知道这不安从何而起。

    康熙看着床上昏迷不醒,面色苍白如雪的女人,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大。舒窈从来没有过这样没有生气的样子,她总是淡淡的,漫不经心的笑着,淡然平和,却让他感到安心。他比她要大几岁,况且平日操劳,所以从未想过她会先一步离他而去。他甚至曾经想过,若是自己走了,该如何安置她,却没有想到如今的情况。

    “皇贵妃的情况如何?”康熙回过神来,看着一旁把完脉的太医,声音有些低哑的问道。

    太医有些战战兢兢的面对着康熙,毕竟这些天被处罚的太医不在少数,他有些无奈的开口“启禀皇上,皇贵妃娘娘的脉象显示的就是风寒之症,却不知为何治疗风寒的药没有用,甚至娘娘的身体每况愈下,真是怪哉。”

    康熙的神情阴沉“这样的话朕已经听够了,朕只想知道究竟怎么样让皇贵妃好起来。”

    “微臣无能”一旁的几位太医一起跪了下来。

    “好一个无能”康熙语气阴厉,满目怒气,将一旁的茶杯砸在他们面前“若是皇贵妃有事,你们就一起陪葬吧,朕不需要无能之人。”

    茶杯在太医面前碎开,杯中剩余的茉莉花撒到了地上,有淡淡的香气传来。跪在前边的太医下意识的嗅了一口,却突然脸色大变,俯首道“皇上,敢问方才这杯茶是谁喝的?”

    看到太医的面色巨变,康熙的心中隐隐有了猜测“这是皇贵妃的茶,可是有什么问题。”他的语气十分平静,但是有几分风雨欲来的感觉。他虽然不让舒窈多喝花茶,但是她在喝过药以后总会喝一两口,康熙也不好严格约束她,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今日这杯茶就是方才舒窈醒过来的时候喝的。

    “皇上,微臣斗胆,皇贵妃娘娘应该不是生病,而是中毒了。”为首的太医捡起地上残败的茉莉花,在鼻下嗅了嗅,又交给其他太医,对视一眼后,为首的太医回道。这下毒之人也是谨慎,将毒下在茉莉花中,应该是在焙干的时候就下在了花朵中,渗透进去。若非是这次皇上气急摔了杯子,可能他们永远也发现不了。

    “中毒?”康熙的口中挤出这两个字。他以为他能护住她,却没想到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舒窈却中毒了,这不亚于在他脸上扇了一巴掌。“梁九功,去通知后宫,传朕旨意,清查整个后宫,一定要将幕后之人给朕揪出来。”康熙的语气阴沉狠厉,在后宫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

    康熙又看向下方跪着的太医“既然知道是中毒,那就给朕去解毒,若是……?”康熙的话没说完,但是他们也知道皇上没说完的是什么。

    只是太医们互相看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惊骇“皇上,皇贵妃娘娘中的是红颜醉,本就是无解的□□,被人下在茶中,皇贵妃娘娘经常会用,中毒日深,臣等实在无能为力。”

    康熙忍住心中暴虐的情绪,闭了闭眼“朕不想听这些,你们马上去给朕想办法。”

    之前是没有想到,如今有了线索,康熙又是盛怒,将暗卫都派了出去,自然很快就查明了事情的真相。

    看着下首跪着的女人,康熙满目阴霾,语气平静却又透着狠厉“是你买通了景仁宫的太监,在皇贵妃日常饮用的茉莉花茶中下的毒。”

    王常在没想到事情这么快就败露了,但是看着皇上这般生气的样子,她却完全不后悔,她知道如今否认也没用,干脆利落的承认了“是婢妾做的。”

    “毒妇”康熙一脚踹在了王常在身上,狠厉的说道。

    一旁坐着的妃嫔们都被康熙的动作震惊了,大气都不敢出。皇上对待后宫向来温和,何时有过这样不顾形象的亲自动手过,想来是恨极了王常在。

    “哈哈哈,我是毒妇,皇上您又是什么?您下的旨召我进宫,您这个曾经宠爱过我这个毒妇的人算什么?”王常在被康熙那一脚踹的捂着肚子咳嗽了几声,疯狂的笑着说道。

    她本来是不愿意进宫的,若非是他的圣旨,她又怎么会变成如今这样?本以为他即使给不一心一意,但是总是有几分情意在的,可是都是假的,他的心中只有那个被他捧在手心里的女人,深宫重重,她终于成了如今这样面目全非的样子。

    康熙被她的话气的脚下一晃,险些站不稳。若非他带这个毒妇进宫,又怎么会有如今的事。康熙的面色沉默,许久开口“交出解药,朕饶你不死。”

    “解药?”王常在像听到什么笑话一样“这毒是没有解药的,有皇贵妃娘娘陪葬,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王常在面带讽刺,恶意的说道。

    康熙看着面前如同疯了一般的女人,阴沉着脸,满目的狠厉“既然如此,那你也没什么用了。”康熙对一旁的梁九功吩咐道“梁九功,让人把她带下去吧,如今为皇贵妃祈福,不宜见血,赐白绫吧。她死后尸体直接丢掉吧。”

    康熙看着下方有些呆滞的女人,面色微笑,毫不掩饰的恶意“另外传朕旨意,王氏一族教女不严,男子流放宁古塔,女子充为官妓,世代不许为官。”既然她想剜他的肉,那就别想好过。

    “不,不要”王常在被人拖出去的时候凄厉的喊到,她没想到皇上竟然会迁怒王氏满门,他就完全不顾及他的名声了吗?官妓,官妓,这是永远不能从良的贱籍,她竟然成了全族的罪人。

    康熙看都不看王常在,让人将她带走,扫视了一眼下方被吓住的妃嫔,拂袖回了内室。

    满宫的妃嫔都被康熙这一手惊呆了,她们没想到皇上竟然这么狠,被他扫视的那一眼,另她们心惊胆战。

    即使太医日日守在景仁宫,却依旧挽留不住皇贵妃的生命。康熙日日除了上朝,就是呆在景仁宫,却只能看着舒窈的情况每况愈下,而束手无策。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