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青华 - 83.风雪 清宫攻略(清穿)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晋封昭和贵妃为皇贵妃的事情就这样在康熙和太后的话中定了下来, 后宫的妃嫔们甚至都没有开口的余地和资格。

    看着皇上身旁低眉坐着的贵妃娘娘, 满宫的妃嫔心中都有些无奈, 昭和贵妃还真是受上天眷顾,已经年近四十的人了,却依然雪肤云鬓, 半分不显老态, 而与她年纪差不多的不说比她年纪大的惠妃荣妃, 就是与她年纪差不多的宜妃, 僖嫔她们, 即使保养的再好,眼角也难免有不甚明显的皱纹,可是她却完全没有, 当真不愧是被皇上盛宠多年。

    为皇上侍疾,还能完好无损的出了乾清宫, 如今因为侍疾一事,在皇上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即将晋封为皇贵妃, 这满宫里没有一个人能比得过她的, 这般的运气, 可不是受上天的眷顾吗?

    “皇上, 您怎么突然就……”等到太后和各宫的嫔妃们离开乾清宫以后, 舒窈轻轻开口, 这般的不理智, 可不像康熙的性格。

    康熙伸手牵起舒窈的手, 与她十指相扣,声音低沉“窈儿,朕不是心血来潮,这件事在朕心中已经存了许久了,朕要你真正的与朕并肩,成为朕的妻子。”康熙说着,叹了一口气“朕之前总是被各种顾虑阻挠,不敢轻易的下决定,但是经过这次的事情以后,朕才明白,有些事不尽快做,可能就没机会了。所以,朕要让你一步一步的走到朕的身边,和朕一起看这锦绣江山。”

    康熙的眼睛看着舒窈,四目相对,舒窈能很清楚的看到他眼中的真挚,舒窈有些狼狈的避开康熙的眼睛,低下头“皇上,臣妾……”他不应该在自己这个注定要离开的人身上放太多的感情的,她如今倒是希望他依旧是当初那个多情又无情的帝王。

    康熙伸手揽住舒窈,将她带进怀里,在舒窈的耳边低声絮语“朕如今不强迫你的回应朕,但是这一生,朕希望你我是最亲密的人,是夫妻,等将来咱们百年之后,能和朕合葬的只有你,生同寝死同衾。”康熙的语气温和,但是在舒窈看不到的地方,他的眼神却是坚定的,即使如今舒窈的心中还有顾虑,但是他们还有一生的时间,他一定能得到他想要的。

    舒窈靠在康熙的怀里,听着耳边的心跳声,舒窈的心中叹了一口气,面上的表情却是平淡的。

    有时候,有些事并不会完全都在掌控之中,如今康熙还不明白这个道理。

    康熙将舒窈的册封礼定在了十月初三,她的生辰的那一天,并且要求礼部以最高规格来办理,因为康熙的病情而沉寂了许久的紫禁城又热闹了起来。

    册封礼的时间还有两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内务府和礼部已经准备了起来,这位皇贵妃娘娘,是康熙朝以来的第一位皇贵妃,含金量不低,自然是倍受重视。

    舒窈每天都被内务府的绣娘们拉着量体裁衣,试各种吉服,即使她身体素质好也被这些衣服弄的头晕眼花的。她不是没想过尽快离开,但是康熙的病刚好,就下了圣旨,册封礼的时间太近,看着景仁宫里她们高兴的样子,舒窈也不忍心突然生病,让这喜事变成丧事。

    而且她晋封皇贵妃,册封礼上势必会见到阿玛和额娘,额娘也会递牌子进宫来看她,她也能趁此机会再与阿玛和额娘见一面,所以舒窈便按下了原来的计划。

    在宫里所有妃嫔们的不希望中,十月初三这天还是来了,册封礼在保和殿举行,皇上特地下旨让四品以上的京官带着命妇出席,册封礼成以后命妇参拜皇贵妃。这几乎已经是皇后的礼制了,毕竟能接受命妇朝拜的,只有皇后,但是如今中宫无主,太子没有异议,礼部便只能在皇上的压迫下提了规格。

    临近吉时,舒窈身着明黄色绣凤鸟的皇贵妃吉服,佩戴朝珠,头戴朝冠,金凤朝阳,冠顶是一颗硕大圆润的东珠,满身威仪的出现在了保和殿门口。

    殿中的人都安静了下来,舒窈在众人的注目中沉下心,一步一步向前走去。十二年入宫,到如今已经整整二十年了,二十年,于她不过沧海一粟,但是所发生的种种却仿若昨日。

    舒窈面色沉稳的走到了丹陛下,她的目光有些深邃,在礼官的声音中缓缓下跪。

    大学士持节宣读册文:朕惟五典慎徽、妫汭重嫔虞之化。二南正始、关雎资佐姒之贤。遐稽历代之彝章。式进宸闱之位序。咨尔昭和贵妃瓜尔佳氏。毓生名阀。协辅中闺。温惠宅心。端良著德。凛芳规于图史、夙夜维勤。表懿范于珩璜、言容有度。兹仰承皇太后慈谕、以册宝、进封尔为皇贵妃。尔其光昭内则、用迓景福于方来。益慎妇仪、茂衍鸿庥于有永。钦哉。

    舒窈从大学士手中接过皇贵妃的册文册宝金印金册,缓缓叩首“臣妾谢隆恩。”然后站了起来,捧着金印金册,拾级而上,缓缓的走向上首站着的康熙,步子慢且稳。

    在舒窈即将踏上最后一级台阶的时候,她的面前出现了一只指腹有着薄茧的手,舒窈微微看过去,就看到了弯下腰的康熙,她的步子顿了顿,将一只手搭在了康熙的手中,感受着他慢慢的收紧,与他一起站在了丹陛上,俯视着下方。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贵妃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满殿的人行礼叩首,声音震撼。

    “众卿免礼”舒窈和康熙的声音重合在了一起。

    台下的巴赫和索绰罗氏看着舒窈一步一步走到了上首,成为了人人羡慕的皇贵妃娘娘,眼中都有些湿润,但是这大喜的日子,他们只能忍着眼泪,笑着看着这一幕。

    二十年了,自从窈儿进宫已经二十年了,当初的亭亭的少女长成了如今沉稳威仪的模样。女儿进了宫,他们没有一日不担心的,担心她在宫里过不好,担心她受伤,那是后宫,他们鞭长莫及的地方,从小娇养长大的女儿进了那吃人的地方,又怎能不担心。

    虽然索绰罗氏每次进宫,女儿都说她过的很好,宫里传出来的也都是好消息,但是他们也不敢放心,伴君如伴虎,谁知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如今即使窈儿成为了皇贵妃,他们两个依旧是惊大于喜,若是能选择,他们一定不会让窈儿进宫,即使她能带来满门的荣光。

    舒窈的神识笼罩着下方,很明显就能看到下首的阿玛和额娘,即使有灵泉滋养,他们终究是老了啊,看到他们有些微红的眼眶,舒窈心中也有些难过,她终究是自私的,当初为了执念进宫,如今不久后又要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

    皇贵妃的册封礼以后,天气很快就冷了下来,漫天的雪花飘落,将整个紫禁城都笼罩在白雪皑皑之下。

    “主子,福晋她们来了。”白芷掀开门帘,领着索绰罗氏和她的两个儿媳走了进来,面带喜色的开口道。

    窗边坐着修剪花枝的舒窈忙放下手中的小剪刀,回头看去,果然看到她额娘和两位嫂嫂跟着白芷走了进来。

    “臣妾参见皇贵妃娘娘,皇贵妃娘娘万福。”索绰罗氏带着两位儿媳行礼道,但是她还未弯下腰,就被人阻止了。

    舒窈伸手扶着自家额娘,有些无奈的开口“额娘不必如此多礼,快起来。两位嫂嫂请起。”然后对白芷说“白芷,上茶,要额娘爱喝的碧螺春。”然后拉着索绰罗氏坐到了一旁的炕上“额娘坐,两位嫂嫂也坐。”

    索绰罗氏轻轻坐了下来,看着自己愈发沉稳的女儿,开口道“让娘娘费心了。”

    “额娘,您不必这般多礼,女儿永远都是您的女儿。”舒窈微微一笑,眼中满是笑意。

    索绰罗氏轻轻拍了拍舒窈的手“礼不可废,娘娘如今也要小心。”这个地方,一步行差踏错,就是万劫不复,她不希望因为一些细节,害了她的窈儿。

    舒窈心中叹了一口气,也知道她是满腹的慈母心肠,便不再劝她,正好白芷端了茶进来,舒窈便换了话题“额娘快尝尝,这是今年新进的碧螺春,您和阿玛都爱喝这个,回去的时候带一点。”

    索绰罗氏轻轻咂了一口茶水,面上带笑“果然是好茶,臣妾多谢皇贵妃娘娘。”这茶虽好,但是让她高兴的还是窈儿能记得她和她阿玛的喜好,茶叶倒在其次。

    “女儿听说家中又添了一个小外甥?”舒窈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笑着和索绰罗氏话家常。

    “娘娘说的不错,正是你二嫂又生下了一个男孩,如今已经三个月了。”索绰罗氏看了一眼身穿淡粉色旗装的二儿媳一眼,和舒窈说到。

    舒窈也看向她的二嫂“这可真是好事,我这个做姑母的不能亲自见一见,已经备下了礼物,二嫂带回去给孩子。”

    “多谢皇贵妃娘娘”女子有些无措的看向索绰罗氏。她的这位小姑子她也曾见过几面,没想到如今越发的有威严了,仅仅是被她看着,就让人不禁肃然起来。

    “二嫂不必多礼,家中所有的孩子都有这些礼物的,我这个做姑母的可不能厚此薄彼,大嫂说是不是。”舒窈又看向一旁安稳的坐着的蓝色旗装的女子,她这位大嫂倒是符合宗妇的要求,宠辱不惊。

    “娘娘说的是,弟妹安心。”淡蓝色旗装的女子淡淡的开口,嘴角有一丝笑意。

    索绰罗氏也笑了笑“老二家的安心收下便是。”

    舒窈又笑着与索绰罗氏说起了其他的事情,临近中午,她们也差不多该回去了,舒窈才收了笑,与索绰罗氏她们一起站了起来“额娘,盛极必衰,事事小心。”她早晚要离开的,护不了他们许多了,只希望瓜尔佳府的人能明白她的意思。

    跟在婆母身后的两位心中一跳,皇贵妃这是在暗示什么?她们的面色有些异样。索绰罗氏到还是原来嘴角含笑的模样“娘娘放心,雪天路滑,娘娘也要小心,不必送了。”

    “额娘慢走。”舒窈站在景仁宫门口,轻轻说到,想来额娘是明白她的意思的。看着一行人的背影渐渐消失,舒窈才带着白芷她们回了房中。

    窗外的大雪纷纷,掩盖住了一切。

    年节之后,便是开春,只是这天气却是忽冷忽热的。不少人都染上的风寒,就连景仁宫的皇贵妃娘娘也生了病。

    舒窈的身体向来不错,从未生过大病,这突然一病,让康熙的心中有些不安,他召集了太医院所有的太医,却都说是风寒,要好生静养。

    可偏偏用了几天的药却不见好,舒窈整日昏昏沉沉的,她不见好,康熙的心情也不好,这几日前朝后宫不少人都挨了康熙的骂,只能祈祷着皇贵妃娘娘赶快好起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