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青华 - 81.侍疾 清宫攻略(清穿)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乾清宫, 淡淡的龙涎香的气息弥漫, 馥郁凝神。进入三月份以后,天气渐渐暖了起来, 窗外的阳光透过窗棂,投射到了房中, 光暗交接。

    康熙穿着一袭石青色的常服,在紫檀木的御案后批阅手中的公文。气息沉稳, 神色平和。放下手中的东西,康熙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角, 端起一旁温热的茶水喝了一口,喟叹一声。

    自从知道了未来的事情以后, 康熙就暗自派人去了外国的一些地方,打探虚实。如今他手中的正是他派出的人传回来的消息, 这个时候的欧洲一些国家尚未开始变革,如今还处于落后于清朝的时代,他们的许多用品都是靠从清朝运输过去的,此间可以赚取了利益极大。虽说不与民争利, 但是这巨大的利益面前, 康熙也忍不住动心了,高价卖出本国的商品, 然后再低价购进欧洲的商品, 回来销售, 这其中的利益十分可观, 估计可以让国库更加充实一些。康熙就这样无师自通了未来才会成为体系的贸易经济, 倒不愧是一代明君。

    还有那些个非洲,美洲,如今不都是没有主的地方吗,既然未来的欧洲可以占据,为什么他不能呢?康熙暗搓搓的想着,毕竟为了提高兵力,他已经让戴梓去研制武器了,军械的支出向来是一大笔钱,听说那边的矿产十分丰富,倒是可以下手,这一刻康熙仿佛被前世的雍正帝附身了一样,精打细算着每一笔开支。

    只是这样一来,沿海地区势必要开放,估计朝堂上又会有不少大臣反对,不过如今康熙已经做好了准备,倒是不担心这些。

    梁九功静静的立在一旁,看着皇上面色难测,然后伏案奋笔疾书,心中也有一点担心,也不知道皇上受了什么刺激,也不去后宫了,虽说还在景仁宫留宿,但是也不多,整日醉心朝政,若是梁九功生活在现代,他就会知道有一个词叫“工作狂”曾经的胤禛是这样,如今的康熙正努力的把这个头衔夺走。

    这时一个小太监从外边走来,手上端着一盅汤。“皇上,王常在送来了一盅乌鸡栗子汤。”

    康熙有些头疼的放下笔,也不知道这些妃嫔们想什么,整日的往乾清宫送补汤,今日是你,明日是她,偏偏康熙还不能斥责。毕竟她们只是送汤,也没有邀宠,只是他真的不需要,这个时候他倒是庆幸贵妃从不给他送汤了。

    “朕不想喝,你们端下去喝了吧。”康熙随意的摆了摆手,让人端着下去了。

    小太监喜滋滋的端着补汤下去了,这些日子,宫里的娘娘们总是送补汤,但是皇上从来不喝,都进了他们的肚子了,乾清宫的太监们都是一副红光满面的模样。

    康熙想起了这个王常在,他当初也宠过几日,他见到王氏的时候,她穿着一身湖蓝色的衣服,让他想起了在大明湖惊鸿一瞥的那些身着湖蓝色裙衫的女子,总让他觉得有些熟悉的感觉,再则,他当时与贵妃置气,气昏了头才让这个王氏进了宫。

    王氏的性子清冷孤高,他也知道她一开始并不想进宫,后来进了宫也是一副冷淡的样子。康熙对她并没有多少情分,那些日子也觉得王氏并没有那种熟悉的感觉。她若是一直孤高,康熙说不定还会高看她一眼,但是自从香如故,她开始邀宠的时候,康熙便没有多少耐性了。

    他不缺真心,更不缺人邀宠献媚,王氏又有什么本领让他高看一眼呢。又是他也奇怪,他怎么会喜欢上贵妃,毕竟他一直很清醒。后来他仔细的想了想,或许是贵妃出现的时机和她的表现都对吧。

    贵妃进宫时,他基本已经掌握了大权,朝堂上的辅政大臣也都没有了,他最起码有一定的话语权。同时那个时候也是他最心烦的时候,忙着与朝臣斗智斗勇,后宫里的妃子,不论是真心还是假意,都想把他留住,只有贵妃那里,她从来都是那样,平淡如水,却让人感觉宁静,他只有在景仁宫的时候,才有片刻的歇息,所以他喜欢去景仁宫,然后就过了这么多年。一点点的感情堆积,构成了后来的在意,喜欢。

    贵妃从来没有变过,变的是他,他之所以不甘心,是因为他变了,而她却依然置身事外,所以他想要强迫她也改变,最终却是两败俱伤。

    他远征的时候才想明白,他喜欢的就是那个平淡冷静,淡然不争的舒窈,若是她变了,或许他就不会喜欢她了,那为何还要强迫她呢?所以他回京以会只去景仁宫,只是他们之前的隔阂太深,一时间他还不知道该如何让她知道他的心,只能偶尔去看看她。

    坐的时间长了,康熙刚想站起来了走走,就觉得一阵头晕,天旋地转间,他已经人事不知了,最后只听到梁九功焦急的声音。

    &

    舒窈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康熙,他的脸色苍白,浑身都冒着汗,但是还是冷的瑟瑟发抖。他鲜少有这样虚弱的时候,舒窈拿起手绢擦了擦他额头上的汗,看向一旁跪着的太医院的太医“皇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太医院的太医也叫苦不迭,他们也不知道皇上怎么就突然生病了,或许是由于最近过于操劳,又没有好好休息,又正值初春,所以一时得了伤寒,可是太医用治伤寒的方子却完全没有作用,皇上依旧是这样,他们也有些手足无措,只能去查医书,却也查不出个所以然来。“贵妃娘娘恕罪,微臣等也不知皇上这个症状究竟是什么病啊,不敢轻易开方子抓药。”

    看着下首跪着的太医,舒窈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听到一声苍老的声音“好一个不知道,你们还知道什么?要你们有何用?”

    舒窈抬头一看,就看到了一身青灰色旗装的太后扶着嬷嬷走了进来,脸上带着怒气和焦虑,怒气自然是冲着太医,显然方才的话出自太后之口。

    “臣妾参见太后娘娘”舒窈忙站了起来,福身向太后行礼。

    太后扶着嬷嬷的手走到了康熙的床前,摆手让舒窈起来“贵妃免礼吧”然后又看向康熙,看到他虚弱的样子,太后的面色又沉了几分,皇帝病重,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看着下首磕头请罪的太医,太后的面色阴沉“你们还不快去查医书,去商讨该如何开药,还在这里做什么?难不成还准备让哀家去,若是治不好皇上,你们就以死谢罪吧。”皇太后展现了她从未有过的强硬的一面。

    太医们连忙谢过太后,麻利的出去查医书,商讨治病的方案。

    太后叹了一口气,看向舒窈“后宫的事情贵妃要多操心,不要造成惊慌。”毕竟是皇帝生病的消息,不能引起骚乱。

    “后宫的事四妃足以,臣妾想为皇上侍疾。”舒窈微微摇了摇头,开口说道。她还想趁着侍疾的时候给康熙治病呢。

    “哀家知道你与皇上感情好,只是后宫不能无主,既然凤印在你这里,你就要坐镇后宫,至于侍疾,乾清宫自有奴才,不用多虑。”太后语气沉沉的开口,伸手拍了拍舒窈的手。

    “臣妾……”舒窈还想说什么,就被太后打断了“前朝的事也需要处理,去请几位大学士和内阁大臣过来吧,然后再去请太子和几位阿哥。”太后对着身旁的一名宫女吩咐道。

    这个时候,她完全不像是平日里养尊处优,万事不管的太后。反而雷厉风行,极为有主见。也是,毕竟是科尔沁的女人,又跟在太皇太后身边那么多年,太后自然不会是一个简单的人,只是往日里她的表现让人忘了这些,如今事情紧急,太后自然不能再万事不管,只能强硬一点。舒窈微微垂下眸子,扶着太后出了寝宫,往偏殿而去,她还是再想想其他办法吧。

    最终商议出来的结果就是,由太子监国,几位大臣辅佐太子处理好朝政。太子之前就做过监国,如今倒也不惧,只是他比较担心皇父的身体,也不知是到了何种地步,才会有太后出面。

    大臣们忧心忡忡的出了乾清宫,三三两两的离去了,皇上一夕之间重病,也不知会何去何从啊。

    太子和胤禛他们跟着走进了内室,看到病床上的皇父,几个人的心情都比较复杂。

    太子从未见过这样的皇父,在他心目中,皇父一直是个顶天立地的人,可以为他遮风挡雨,如今他却这样虚弱的躺在这里。“皇父……”太子有些哽咽,他本来与皇父的感情就好,之前说开了以后,太子更是满腔的濡慕之情。

    大阿哥的心情则要复杂一些,他当然也担心皇父的身体,只是他却也有些担心如果皇父有个万一,太子就是理所应当的继承人,自然会顺理成章的登上皇位,而他就永远也赢不了太子了。所以或许大阿哥是最不希望康熙真的出事的人了。

    &

    舒窈和胤禛一起出了乾清宫,看着太子和大阿哥相看两厌的往两条道路上走去,舒窈微微叹了口气,向景仁宫走去。

    胤禛在一旁扶着自家额娘,想起皇父生病的事。前世的时候皇父也是这个时候生了一场大病,整个太医院都束手无策,眼看着就要不行了,后来还是两个传教士带了叫“奎宁”的药,才治好了皇父,或许他要去派人找找这两个传教士。

    舒窈知道他在想什么,伸手拍了拍他的胳膊,低声道“放心吧,皇上不会有事的。”前世康熙就没有出事,这一世自然更不可能出事了。

    胤禛回过神来,看向舒窈,也是,有额娘在,皇父应该不会出事的,不然额娘也不可能这样说。胤禛微微点了点头,轻声道“儿子明白。”只是那两个传教士还是要找的,毕竟“奎宁”如今也算是一种少见的药,也可以让太医们研究研究。

    只是,胤禛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他突然发现,前世皇父好像就是重病以后,对权利的掌控欲更加强烈了,他开始更加疑心,连太子也开始怀疑,或许皇父就是因为经历了生气,而更加执着于权利了,只是不知道今生会如何?胤禛的眉头微微皱起。

    虽说众人都知道皇上生病了,却没想到他会病的这么重,在几天以后更加严重,甚至是传染了伺候的宫人,整个后宫都有些惊慌。

    并且,在此期间,已经有很多侍卫、太监、宫女等被传染致死。这些时日,太医们,个个都是着急的满头大汗,连夜翻遍了中国上下几千年的所有医书,想从中找到医治康熙的方法,太医们反复调整了各种药方,和用量,但是却依然不能缓解康熙的病情。

    毕竟这病具有传染性,太后和太子只能下令将乾清宫封住,许进不许出,以免蔓延出去,造成大面积死伤,而太医则是夜以继日的研究着药方。

    宁寿宫里,舒窈正请求着太后让她去侍疾,她毕竟不会被传染,又可以就近给康熙治疗,所以她只能选择侍疾“皇上的病情如今愈发严重了,乾清宫内又没有一个可以主事的人,所以臣妾自请去乾清宫为皇上侍疾。”

    “你可知道皇上的病情会传染,难道你就不怕吗?”太后看着眼前坚定的女子,有些疑惑的问道。她在宫中这么多年,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女人,这可不是一件好事情。

    舒窈轻轻的笑了“臣妾相信臣妾的运气应该不会那么差。”

    “罢了,既然你执意如此,就去吧。”太后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

    “臣妾多谢太后娘娘,臣妾告退。”舒窈盈盈福身,转身向外走去。

    太后看着舒窈离开的背影,像是在问一旁的嬷嬷,又像是喃喃自语“这贵妃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之前以为贵妃对皇帝无情,所以对于他宠幸后宫,选妃纳侍都没有反应。但是如今,她却又看不清了,若是无情,又怎么会愿意去做这种傻事呢?即使她不去,若是玄烨好了,也没有什么可责怪她的,若是不好,太子登基,她会是皇贵太妃,有儿子,太子又与她亲近,自然不会亏待她。这本来是最不应该去的人了,可她却选择了去侍疾,也不知道到底是无情还是有情。

    后宫的人听说贵妃娘娘去侍疾了,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祈祷才好。

    舒窈进了乾清宫,便发现这昔日辉煌的乾清宫,如今也显现着颓然的感觉,整个宫里的人都有些死气沉沉的。

    舒窈进了内室,发现这里的空气十分污浊,药味弥漫,连窗户都没有打开,舒窈的眉头紧紧的皱起。等到看到床上的康熙是,舒窈的脸色更难看,曾经意气风发的皇帝,如今却瘦的皮包骨头,面色也苍老了许多,此时正昏昏沉沉的睡着。

    “梁公公,让人将窗户打开,散散房中的药味,然后用白醋将室内熏一边。”舒窈按照之前忆起的前世的处理流感的办法,吩咐着梁九功。“还有那些同样患病的宫人那里,也要每日用白醋清洗,通风换气。”

    “是,奴才记住了,贵妃娘娘还有什么吩咐?请一并告知奴才。”梁九功恭敬的说道。虽然不知道贵妃娘娘为什么会选择进来,但总归有一个可以主事的人了,他们再也不用担心被抛弃了,也有了希望,别说贵妃娘娘只是吩咐了些小事,就是其他事,他也要努力办到。

    “暂时先这样吧,你去把太医叫过来吧”舒窈想了想,开口说道。

    从太医那里了解了康熙的身体情况以后,舒窈也做了个分析,如今康熙的身体太过于虚弱,舒窈不能丹药,只能一点点的用灵泉水来滋养他受损的身体。

    在舒窈日复一日,一日三餐的在康熙的药材和食物中加入少量的灵泉水以后,康熙的情况也渐渐稳定了下来,虽说没好,但也不再恶化,这样太医们松了一口气,只要皇上能稳定下来不再恶化,他们就有了时间研究,有时间就好,他们缺的就是时间。

    自从舒窈来了以后,整个乾清宫都仿佛有了主心骨,按照贵妃娘娘方法,传染的人也少了。宫人们每天也有了干劲,如今皇上的病情稳定了,他们也十分高兴,这意味着他们或许还有出去了一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