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青华 - 80.病 清宫攻略(清穿)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额娘, 额娘,你怎么了?”胤禛有些担忧的唤道。

    舒窈回过神来, 就听到胤禛唤她的声音。放下心中的思绪,舒窈轻轻开口“我没事。”

    胤禛的面色微微沉了下来,方才看着额娘皱眉, 又出了神的模样, 胤禛心中有些奇怪。额娘从未这样突然的走神, 这次是因为什么?连他叫她都没有听到。难道是在他不在京城的这段时间,宫中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额娘可是有什么忧虑?”胤禛开口问道,语气沉稳却又带着丝丝的担忧。他虽然不好插手皇父的后宫之事, 但若是额娘真的受了什么委屈, 他也不会坐视不管。

    舒窈安慰的冲着胤禛笑了笑“额娘真的没事。”舒窈又悠悠的叹了口气“只是有些感慨, 时光易逝, 一转眼你已经长大了, 都到了该挑选房里人的时候了。只是额娘不知道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啊?”舒窈不想胤禛因为她而改变自己的想法, 所以只是旁敲侧击的开口问道。

    听到额娘的问话,胤禛就知道她担心的是什么了。虽然额娘向来情绪不外漏,但是胤禛到底是做过皇帝的人, 自然也能从她的表现中捕捉到一点蛛丝马迹,毕竟额娘对他从来不设防。

    额娘曾经和他讲过她的来历, 虽然她对那短短的二十多年的人生向来是讳莫如深,并不会经常提及, 但是胤禛莫名的能感觉到额娘的心中那个时代有她向往且不舍的东西。他知道在额娘的心中, 不是没有感情, 只是她想要的是与这个时代对立的一心一意的感情,这段感情里不需要有第三个人的身影,只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不被人理解的,所以她从不提及。

    胤禛作为了一个曾经做过皇帝的男人,三宫六院对他来说是很正常的事,他的前世从未真正的爱过哪个女人,自然也不能体会额娘的心思。这种情感,对于一个皇帝来说或许是十分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这是他的额娘,他不愿意因为这点小事让她烦恼。

    他虽然是少年模样,但是内心却是心如止水了老人,早已经过了少年好艾的时候了。那些年轻漂亮的宫女或者是秀女,在他看来都没有什么区别,他如今只在乎一个女人,那就是他的额娘。况且他本来性格就冷淡,如今又是修仙之人,这方面的需求就更淡了,所以他也不需要选人伺候。

    “额娘,儿子并没有纳人的心思,您不用操心了。”胤禛放松了面色,对舒窈说道,若是额娘是因为这个忧虑,大可不必。“您也知道,儿子已经不是少年慕艾的年纪了,如今也不需要人伺候。”胤禛向他额娘解释到。

    舒窈微微叹了一口气,伸手拍了拍胤禛的肩膀“额娘知道你是因为我的原因才这样说,只是额娘并不想干涉你的想法。既然你如今这样说,额娘就不管了,相信你自己是有分寸的。”

    “额娘放心吧,儿子明白。”胤禛微微的笑了笑,凤眼微眯。

    舒窈笑着点了点头,有些感慨的说道“那就好,即使以后额娘不在了,也可以放心了。”舒窈忍不住想先给胤禛打一下预防针,怕他到时候接受不了,毕竟她是要离开这个皇宫的。

    胤禛的眉头蹙起,低头掩住了眼中的深思。他早就知道这座金碧辉煌的紫禁城困不住额娘,只是不知道她到底选择了什么时候离开,又会是什么样的方式?

    &

    康熙三十一年的年节过的十分的盛大,整个紫禁城都是张灯结彩的模样。原本三年前是太皇太后逝世,这三年的年节,康熙都不愿宫里举办过于热闹的宴会,所以今年算是正是出了孝,宫里也能好好的过一个年,热闹热闹。

    二则今年远征大获全胜,凯旋而归,自然是要好好庆祝。虽说庆功宴已经举办过了,但是这份喜气还未散尽,就又到了过年的时候,自然也是要大办一场,宴请文武百官同贺新年。

    年宴过后,舒窈有些意兴阑珊的坐着轿撵回景仁宫。虽说今年的年宴盛大,但是也就是那几样套路,新奇早就没有了,只有应付那些宗亲命妇的劳累。

    舒窈微微闭着眼睛闭目养神,听着耳边雪落下的声音。她是冰系天灵根,这样的天气对她来说倒是十分有好处。

    由于落雪,抬步辇的宫人走的十分小心,生怕一不小心摔到了步辇上的贵妃,那可是掉脑袋的事情。

    贵妃的仪仗自然是声势浩大的,舒窈向来不喜欢带着一大批人出行,只是这次是出席年宴,自然是要郑重一点,所以就用了全副的贵妃仪仗。但是这样的一行人,走在宫道上却是静悄悄的,只有踩着脚下的雪的咯吱咯吱的声音。

    “婢妾拜见贵妃娘娘,贵妃娘娘万福。”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让闭目养神的舒窈睁开了眼睛。

    一袭湖蓝色绣梅花旗装,外边罩着银白色披风的王常在带着宫女缓缓行礼,她的这一身,倒是显的王常在更加的清冷孤傲了,只是也显的她更加清丽动人了。

    “王常在免礼。”舒窈微微直起身子,开口说道。自从上次茉莉园一见以后,舒窈再没有见过这位王常在了,没想到这天寒地冻的天气里倒是遇到了她。

    “天气这么冷,王常在这是往何处去啊?”舒窈随意的开口问道。能参加宫宴的只有贵人以上的妃嫔,王常在显然是不在此列的,况且常在出行又没有步辇,也不知道这位王常在跑出来做什么?

    王常在微微福身,拢这手炉的手紧了紧,掩住眼中的神色“婢妾闲来无事,想去香如故看看了梅花。”

    “香如故”舒窈似笑非笑的念着这三个字,她自然知道这个地方,是御花园的一片梅林,只是,这位王常在什么时候又喜欢上梅花了?甚至不顾寒冷,在这大雪天外出赏梅。舒窈眼中流光闪动“既然如此,本宫就不打扰王常在的雅兴了,先走一步。”

    “婢妾恭送贵妃娘娘。”王常在看着贵妃带着人从她身旁走过,只留下一排排脚印。眼中闪过坚定,转身向香如故走去。

    &

    景仁宫的分例向来是只多不少的,角落里燃着银丝炭,又烧着地龙,整个内室都温暖如春。

    舒窈穿着一件简单的淡紫色云纹旗装,斜倚着软榻,随意的翻着手中的游记。

    佩兰从外边走了进来,满身寒气,她细心的在门口呆了一会儿,让满身的寒气散尽,才走到舒窈面前。

    “主子,如今外边都在传,昨夜皇上在香如故遇到了王常在,并且相谈甚欢,还赏了王常在东西。”佩兰低声开口。

    舒窈放下手中的书,微微坐了起来,笑着说“能让皇上高兴,王常在也是大功一件。”看来这位清冷孤高的王常在也逃不开帝王的温柔和后宫的倾轧啊,曾经对皇宫避之不及的人也开始争宠了,不过各人有各人的活法,任何选择都是自己做的,怎么样都要走下去。

    也难怪王常在着急,康熙自从从边关回来以后,对后宫的兴趣又淡了下来。也不知道他想的什么,除了来了几次景仁宫以外,便是整日呆在乾清宫,颇有一种修身养性的意味,只是他这样,后宫的妃嫔们可不是不满意了吗。

    王常在刚进宫的时候,康熙很是宠爱了一段时间,康熙的外表还是很有迷惑性的,虽说已经四十岁了,但是他向来注重养生,身体保养的不错,看起来也只有三十岁的样子,又有权利地位的加持,整日的温柔宠爱,很容易就会让一个从未见过外男的女子动心。王常在芳心暗许,这突然间康熙就冷淡了下来,她自然是受不了的。

    这就是她不喜欢这个皇宫的一个理由了,在这里时间久了,好像就会被腐蚀,被同化,总会有各种各样的原因,让你不得不去争,去抢,让你忘记了你的初心。所以她想离开这个地方,而不是让自己在这里渐渐迷失,最后找不到自我。

    “难怪昨天晚上王常在要到香如故,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一旁的白芷恍然的说道。不过皇上还是很理智的,只是与王常在相谈甚欢,而没有在这除夕夜里宠幸了王常在,不然如今这后宫就不会还这么平静了,白芷暗暗想到。

    舒窈看了白芷一眼,就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不过白芷向来有分寸,舒窈就不去提醒她了。

    佩兰倒是轻轻的咳嗽了两声,示意白芷别胡思乱想了,白芷见状又恢复了以往的沉稳。

    舒窈也不去管她们两个,又拿起方才正在看的游记,看了起来。

    后宫的人都以为,王常在这一手能让她再受宠一段时间,毕竟皇上可是在梅林与她相谈甚欢,还赐下了赏赐。只是她们没想到皇上虽然赏了王常在,但是也没有什么变化,顶多是白日里会记得去看看王常在,却从未留宿过。每天不是宿在乾清宫,就是时不时去一趟景仁宫。

    后宫的妃子们都快要开始怀疑皇上是不是身体出问题了,毕竟若是皇上有想独宠贵妃,可是他去景仁宫的次数也不多,但是他又不去其他宫里。会不会是皇上身体出问题了,贵妃向来得皇上信任,所以皇上就……

    宫妃的臆测,康熙自然是不知道的,他若是知道了,估计没病也要气出病来了。宫里人心浮动,只是没有一个人敢轻易出手,毕竟若是真的,皇上一定不想让她们知道,所以她们就只能以关心康熙的身体为名,整日往乾清宫送补药。

    只是宫妃们没想到康熙还真突然生病了,当然不是她们想的那种病。经过太医诊脉以后发现皇上得了寒热症,一时间,宫里又有些暗潮汹涌。

    听到康熙生病的消息的时候,舒窈正在自己与自己下棋,白芷进来禀报了这个消息,舒窈一微微愣,手中的暖玉棋子落在了棋盘上,清脆作响。

    舒窈有些恍惚,昨日康熙还在景仁宫与她一起看书,虽然没有之前的温情,但也宁静安然,没想到他突然就病了。只是舒窈知道,她一直等着的机会到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