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青华 - 9.凤逝 清宫攻略(清穿)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景仁宫书房

    淡雅清新的香气弥漫在整间书房里,是舒窈自己调的凝和香,香气清淡不厚重,极为适合在书房使用。细细碎碎的阳光透过雕花木窗射入房中,给古朴的书房染上的金光。书房中最为突出就是那满满的书架,和墙上的书画了,仔细看来那些书画皆是名家珍品。

    舒窈坐在窗边的镂空雕花楠木桌案旁静静的写着字,此情此景,给人一种现世安稳,岁月静好之感。

    舒窈练字向来喜欢自己研墨铺纸,因而书房中只有佩兰安静的守在旁边。

    纤手研墨,提笔挥毫,舒窈的自己娟秀飘逸,却有血有肉,筋骨俱全,一手瘦金体令人叹为观止。

    写了一会儿,舒窈总觉得心神有些不宁,但是又想不起来自己忽略了什么,心不静,舒窈也放下了手中的笔,微微皱眉。

    在旁边的清水中洗了笔,又在佩兰的伺候下洗了洗手,舒窈走出书房“佩兰,今天是什么日子?”

    佩兰想了想,开口道“回主子的话,今日是五月初三”

    五月初三?舒窈猛然想起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就在这一天,中宫皇后产子而亡,这可是令人难忘的一天。

    舒窈脚下的步子微微停顿,又接着往正殿走去。

    果然,就在舒窈刚在正殿喝了杯茶,休息了一会儿,就见到有小太监来报,皇后已经开始发动了。

    舒窈吸了一口气,站了起来,安排好宫人就准备去坤宁宫。

    “主子,您不用换身衣裳吗?”丁香开口询问道。

    舒窈自己由于在书房不出门,头上就没带几件发饰,身上也穿的半新不旧的浅蓝色绣兰草的旗装,笑了笑“不用了,就这样走吧”

    等会儿一定没有人会注意到自己穿的什么,而等皇后产子后,那些衣着光鲜的妃子估计就要成出气筒了。舒窈虽然性子淡然,但是也不想自己无缘无故挨骂,自然是如今这样就好,虽说有些简单,但也没有失了身份。

    抚着白芷的手走进坤宁宫,舒窈就看到宫女嬷嬷们在来来回回忙着,不过皇后御下有方,并不显慌乱。

    走进偏殿,就见康熙,嘉贵妃和瑾妃已经到了正坐在位子上喝茶,不过舒窈来的也不晚,与嘉贵妃是前后脚进来。

    舒窈行了礼,被康熙叫起就坐在位子上,与嘉贵妃,瑾妃一样安安静静的喝茶,扫了眼嘉贵妃和瑾妃的装扮,舒窈笑了笑,她们两个一样是平常的常服,没有特意打扮。

    至于其他人,舒窈看了眼几位享嫔位分例的庶妃,还真有几个穿的花枝招展的,也不知道是脑子不清楚还是被人害了。

    而未来后宫的几位有名的妃嫔,纳喇庶妃一袭水色的旗装,安安分分的坐在位子上,郭络罗庶妃穿着浅绿色的旗装,平时她衣着向来是比较艳丽的,这次忽然穿的这么清新,倒是让人眼前一亮,只可惜康熙现在正焦急的等待着嫡子的出生,看不见。而据舒窈所知怀了孕的马佳庶妃穿了件石青色的旗装,手不着痕迹的抚着腹部,听到产房里皇后的叫声,面色有些发白。

    产房里皇后的叫声凄厉,经验丰富的接生嬷嬷,指挥着“主子娘娘用力啊,用力”

    而皇后却是有这力竭了,这不是她第一次生产,但是她真的没有力气了,只能听着嬷嬷喊声,一点一点的用力。

    接生嬷嬷感觉到皇后的力气在流逝,连忙吩咐到“快,快去把参汤端进来,让皇后娘娘服下”

    产房里一片慌乱,外边的偏殿却是一片寂静,只有康熙不停的喝着茶。就听到外边通报“太皇太后驾到,皇太后驾到”

    太皇太后与皇太后走了进来,一番行礼后,太皇太后坐在康熙旁边问道“皇帝,怎么样?”

    “皇祖母,已经三个时辰了”康熙面色也有些焦急,但还是恭敬的回道。

    太皇太后的面色有些难看,皇后这已经不是第一胎了,竟然用了这么长时间,恐怕……

    舒窈来的时候是未时半,如今已是戌时快过了,外边的天色都已经昏暗了。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却还是没有进展,康熙都有些坐不住了,如果不是太皇太后在这里,舒窈相信康熙一定都急的走来走去了。太皇太后静静的坐着,眉眼低垂,手中不停的拨动着佛珠。

    在康熙快忍不住的时候,终于听到一声婴儿的啼哭。

    “生了,生了,启禀皇上,太皇太后,皇太后,主子娘娘生了个小皇子”接生嬷嬷抱着襁褓高兴的报喜。

    碍于抱孙不抱子的规矩,康熙只能在一旁看着自己刚出生的嫡子,面容欢喜“好好,赏,全部都有赏”

    太皇太后接过孩子,看着刚出生皱巴巴的孩子,面容和缓,眼神欢喜“真是长生天保佑”

    还不等妃嫔们说出恭喜的话,就见产房里跑出一个嬷嬷,面色慌张“皇上,皇后娘娘她血崩了”

    “你说什么?”康熙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娘娘她生完小皇子就昏迷了,如今血流不止”嬷嬷伏着身子,战战兢兢的回道。

    康熙的面色一下变得难看至极“太医呢?让太医快去看看皇后”

    太皇太后的脸色也甚是难看,看了眼怀中的孩子,叹了口气。

    即使有太医的救治,皇后还是没能救回来,太医院的太医跪在康熙面前“臣等无能,皇后娘娘她,她已经薨了”

    康熙向后退了几步,罕见的有些脆弱“不可能,不可能”皇后与他少年夫妻,怎会离他而去。

    太皇太后叹了口气,将孩子交给嬷嬷,开口道“玄烨,你冷静点”

    康熙稳住自己的情绪,开口道“多谢皇祖母,朕知道了,孩子还请皇祖母先带回慈宁宫养育一段时间”

    舒窈也没想到皇后连自己拼死生下的孩子一眼也没有看到,就去世了,看着康熙哀伤的眼神,皇后对他来说意义应该是不一样的,只是他终究是帝王,帝王不能软弱。

    康熙很快恢复正常,开始下达一道道命令。

    皇后的梓宫逾制停在了乾清宫,康熙辍朝三日,亲自下旨,自亲王以下骑都尉以上及公主、福晋、命妇等咸集,皆缟素。后宫妃嫔悉数为皇后守灵,二十七日内停止娶嫁、辍音乐,军民摘冠缨,命妇去装饰。

    五月初五,康熙将皇后的梓宫安放在紫禁城西,王公大臣臣集,服布素。朝夕哭临三日,内眷白日守灵,康熙亲到梓宫祭奠,制诗四首以祭。另外康熙还下旨赐谥号“仁孝皇后”宗室皇亲,文武百官,后宫妃嫔二十七日释缟服后,二十七月内常服。遇元旦、万寿节日,俱七日吉服。

    五月二十七日,康熙亲自把仁孝皇后送到了巩华城。可以说仁孝皇后的丧仪极尽哀荣,只是苦了王公大臣和后宫妃嫔彻彻底底的守了多天的灵。有些体质不好的妃嫔都险些没撑下去,怀孕的马佳庶妃整日面色苍白,却不敢在这个时候爆出自己有孕。

    而宫里令一位孕妇却是受到了影响,在五月初五,兆佳贵人在钟粹宫后殿诞下一个瘦弱的小格格。

    康熙正忙着哀悼爱妻,随便赏了些东西,太皇太后和皇太后也按照惯例赏了东西,而后宫妃嫔正忙着哭灵,到不上管,也只是让宫人送了东西,贺喜。

    兆佳贵人心中委屈又不敢多说,只能自己在宫里忧郁着。

    康熙将仁孝皇后的梓宫送到巩华城以后,后宫才算安定下来,所有的妃嫔都像掉了半条命一样,舒窈虽然身体不累,但是为了不成为异类,也佯装出疲累的样子。

    终于能安安稳稳的歇会儿了,舒窈也松了一口气,毕竟整天跪拜,身体不累,精神也不免疲劳。

    在空间的灵泉里泡了泡,舒窈才收拾好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喝着茶,听着

    许嬷嬷她们向自己报告这些时日发生的事情。大事倒是没有,只有舒窈让佩兰派人盯着的乌雅氏被分配到了承乾宫。

    舒窈只是要佩兰找一个人盯着她,其他的倒也没什么意思,佩兰虽然不明白舒窈为什么会关注一个小宫女,但是还是很快的办好了。不过舒窈也没想到佩兰这么给力,直接让瓜尔佳一族在宫里的人与乌雅氏交了好,消息倒是更直接准确了。

    承乾宫,舒窈嘴角微微勾起,前世这就是乌雅氏的起点,今生能否再当上那个永和宫主,就看乌雅氏的本事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